专题

>砍鱼漫游地球科幻圈 >次元壁的漏洞

次元壁的漏洞


豪放的拉脱维亚人,寒冷的夏夜,可爱的物价,可口的Balzam,13年那趟里加之行给我留下的印象过于深刻,让我坚信自己必将重访这座城。没想到重逢竟来得这么快,14年夏天,当我再度回到赫尔辛基上第二门暑期课程时,买了提前几天到芬兰的机票,我在脸书上挂出行程,询问这几天有没有合适的科幻活动可以参加,LFFB(拉脱维亚奇幻科幻协会)的主席Lauma告诉我Unicon恰好会在那段时间举办,也许我会感兴趣,这轻轻一推让我即刻买了赫尔辛基往返里加的机票,没想到,仅仅一年之隔,许多事都不一样了。

首先变的是货币,这一年间,拉脱维亚加入了欧元区,去年花剩下的拉特不再流通,欧元成了这个国家的唯一通用货币。接着是气温,前一年差不多日子来时还是不得不穿羽绒服抗寒的天气,这一年却迎来了拉脱维亚四十年来的历史最高温,仅带了长袖和外套的我措手不及。而前一年我借宿于其家中的Martin和Liga夫妇,也在这一年间搬到了塔林,我不得不住进青旅。而这一回,我没能赶上拉脱维亚人幻想圈的野餐,却赶上了俄罗斯人主办的Unicon。[1]

 

我得承认,摸到Unicon的举办地之前,我没意识到这个con的主题是cosplay和游戏。会场是一栋有点破落的老建筑,有着大台阶和立柱,多年前穿梭其间的必定是锦衣华服的上流阶层,而如今从大门绵延到广场的长长队伍里满是十多岁的少年少女,其中不乏精心装扮的coser,头戴彩色假发,身着鲜艳服装,顶着烈日缓缓移动。我好像回到了许多年前逛漫展的时光,那时我还是个ACG宅,可如今,迎面撞向我的却是坚硬的次元壁。同样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忘了Unicon是由一群拉脱维亚籍俄罗斯裔粉丝举办的,排在我前面的少年甲用拉脱维亚语问了他之前的少年乙一句什么,得到的回答却是说英语吧,两个民族之间那道无形的墙比次元壁更难打破。

【Unicon会场前绵延的队伍】

好在Unicon的官方语言是英语,拿到单页programme后我便寻起了方向。Unicon上的panel并不多,重头戏是几轮集中的cosplay表演以及cosplay工坊,外加一些电竞或桌游联赛。我顺着走廊先逛了一圈市集,贩售商品大多是日系ACG周边,有官方也有同人,基本就和(N多年前我去过的)国内漫展差不多。与此同时,正厅则异常喧闹,原来是舞蹈角开张了,主办方公放音乐,任何人都能上前一展舞姿,水平和技术都不重要,开心就好。

【不管你打扮成什么样,都欢迎来跳舞】

大厅里还有画手比赛区、临时纹身区、娃娃展示区,无不聚集着一小撮人。

【你们要的瑟爹】

我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LFFB的摊位,桌上摆着几本科幻奇幻书籍,冷清到无人问津,与一旁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科幻奇幻在二次元面前必然是小众,只有一旁的铁王座模型才能吸引大家来合影。我很想与Lauma多聊聊,可她一会儿就要离开,我只得上楼继续逛。

【LFFB的摊位】

二楼的层面积很小,一半被挑空得以俯瞰正厅,一半则被主舞台的观众席打通,剩下一大块是PS3联赛赛场,一大间是桌游区,正在进行Ticket to ride(车票之旅)比赛,再有一间是漫画室,桌上的日漫美漫供人随便取阅,最后的狭窄过道留给了自制手工艺品,手工爱好者们有机会在这里摆摊,不过摊位可是早早就被申请完了,看来心灵手巧的人还真不少。

【日漫】

【美漫】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晃进主舞台去看这天的第二场cosplay比赛。一楼的观众席早已坐满,我只得在二楼找个座位。由于不宅二次元许多年,台上的许多作品和角色我都认不出来,不过这确凿无疑的日系ACG cosplay水准可是不低,比起有时很难get到点的科幻大会上的masquerade更具亲切感。当然啦,《冰雪奇缘》和《冰与火之歌》的火爆也让此次Unicon上出现了复数位的Elsa和多恩亲王奥柏伦。

 

【野生的Elsa和亲王】

对了对了,Unicon的发起人及总执行Sergey Parvatkin先生还全程穿着培提尔·贝里席的衣服,可是哪儿来那么高的小指头啦!

【Unicon的幕后老大Sergey Parvatkin对于小指头这一角色来说显然太高了】

让我比较纳闷的是《彩虹小马:友情就是魔法》的火爆,竟然超过之前提到的两部作品成为本届Unicon上被cos最多的作品,而且一上就是一组人,这部面向学龄前女孩的动画意外吸引了许多青少年甚至成年男性观众,幸好这次上台的coser们都是姑娘。

【你们感受一下彩虹小马之一】

【你们感受一下彩虹小马之二】

看完这场cosplay比赛,我一面再度感慨次元壁存在感之强烈,一面爬上三楼继续逛。三楼的报告厅是用来做panel的,可惜主题都脱离了我的认知范围。最热闹的无疑是万智牌和战锤联赛区,围在桌前聚精会神进行比赛的参赛者们根本不在意在一旁窜东窜西的我,当然我也看不懂他们的比赛……我走向最后一间小房间,自由桌游区,想着总有一些我会玩的了吧,果然不出所料,门上贴着张D&D Riga的海报,跑团我会啊!

【D&D Riga】

我高兴地拽住了一个身着紫色D&D Riga T恤的小哥,给他塞了苹果核的宣传单页,“你好我们是一个在上海的科幻迷组织我们平时也跑龙与地下城……”小哥有点莫名,解释说他只是路过,拉了另一个酷酷的妹子来听我安利。妹子带着名叫Dina,她的发型很特别,半边剃成板寸半边长及肩,眉钉和耳环装饰了头发短的半边脸,从各种角度来看都是个酷美人。我介绍起苹果核,问及D&D Riga是个怎样的组织,Dina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就只是一群跑团爱好者嘛,在里加一起跑龙与地下城……对了,你要不要来玩?你一起来玩吧。”说着,她就把我往里间引。等、等等,我只是想代表组织进行亲切友好的外交啊,难道要让我用俄语跑团吗?!

幸好,开个英语团也是可以的。Dina把我拉到一张桌前坐好,城主叫Daniel,英语很好,在他们拉人的过程中,我开始寻思如何假装经常跑团的样子。最终人聚齐了,城主问我:“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建了些人物卡,你要不要先选?”我决定还是老实交代:“呃,我其实吧,只跑过一两次团,也没有通读玩家手册,而且刚刚从中国飞到赫尔辛基又飞到里加,脑子不大好使,有没有简单粗暴点的?”“唔,那你就拿这个吧,”城主递来一张半兽人战士的人物卡,“智商不高,不太需要思考。”我郑重接过,试图忘记自己上回建的卡还是个精灵牧师。

【就这样,我们跑起了团】

在拉脱维亚的动漫游戏con上与一群俄罗斯人用英语跑团的经历,可谓销魂。除开英语不大好的几位玩家,我对其他人的最大印象就是特能演,城主尤甚。在一个多层世界中,有一道火柱贯穿所有层面,它高温高热,不可接近,不同人对它有着不同看法,有人将之奉为神迹,有人则视其为恶魔的象征。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层面上,我们几位玩家在一间小酒吧中相遇了,城主问我们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我们对于这道火柱的看法。这个团与我以前跑的不大一样(废话,本来就没跑过几次!),战斗比例非常小,更多时间是在城主即兴设置的各种情境中想办法突破困局,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游戏的大boss——一个神秘莫测、脾气阴晴不定、以恶作剧为乐的带脸球体,经历了一系列诸如地面突然通通结起了冰、闯入后再也出不去的大房子、路遇被变成巨人埋进地底的无辜受害者等等离奇剧情后,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了。不管怎样,开心就好,本团的任务应该就是陪球体boss(背后的城主大人)玩吧。

等到游戏终了,太阳也下山了,我与大家一起走出会场。游戏之外的Daniel没那么爱演了,我又问起组织情况,他说D&D Riga在脸书上有个小组,只是松散地发些内容,约出来跑跑团,组内大多是生活在里加的俄罗斯人。后来,我与Lauma聊过,她也加了那个脸书小组,正如她也潜伏于其他活跃在里加的科幻奇幻公开小组,代表LFFB出席Unicon这样的活动。电车上,我与这几位跑团爱好者随意聊着,他们出生在拉脱维亚,讲俄语与英语,也讲拉脱维亚语,他们都还是学生。他们不排斥与拉脱维亚人一起玩,“可以用英语,就像今天一样。”正如拉脱维亚人主办的科幻大会Latcon也不会排斥俄罗斯人一样。有时候,次元壁的漏洞反而成了不同民族和文化之间的桥梁。

该下车了,我与这天结识的朋友们告别,按照西式礼仪一一拥抱,Daniel把我抱离地面,我头一回意识到他竟这么高。“再见,”他说,“可以尝尝里加的格瓦斯,有人说比俄罗斯本土的更好。”我点头,转身下车,在他们推荐的餐馆要了一杯格瓦斯,麦香与气泡一道充盈口腔,清冽爽口,果然不错。



[1] 这里的拉脱维亚人和俄罗斯人都是指其民族。在前苏联时代,大量俄罗斯人涌入拉脱维亚定居,拉脱维亚独立后他们及其后代留在了这片土地上,但两个民族都有各自的社群,交往并不密切。



(本文版权属于科幻星云网,个人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商业使用请联系星云网)



喜欢 6 评论
分享

精华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0/140
*
Copyright 2011-2015科幻星云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4304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120098

登录科幻星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