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作家刮起蒸汽朋克旋风


《大海属于我们:蒸汽朋克东南亚故事集》(The SEA is Ours: Tales of Steampunk Southeast Asia)[1],这一部通过蒸汽朋克设定来勾画东南亚的小说选集已于十一月二十号上市。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作家们以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越南等国为背景进行创作。这部作品集以蒸汽朋克的方式呈现,绝对会一改你此前对东南亚国家的印象。Ofeibea Loveless采访了故事集的主编庄晓薇(Joyce Chng)和吴淑英(Jaymee Goh),聊了很多这个项目的由来及其对于蒸汽朋克的影响。


 

跟我讲讲你们在蒸汽朋克方面的经历

Chng:我是一名蒸汽朋克作者。很多关于蒸汽朋克的元素被我嵌入我的小说中,比如《A Matter Of Possession》(一部关于中国清朝的蒸汽朋克小说),以及《The Basics of Flight》(一部关于维多利亚时期英国的青少年小说)。 

Goh:我主要从事蒸汽朋克的小说创作和评论,但我也经常出现在各种科幻大会,发表关于蒸汽朋克多元文化的演讲,并主持各种关于社群支援、经济和哲学的小组讨论。我有一个博客,叫Silver Goggles,是关于蒸汽朋克中后殖民主义的,不过最近不怎么更新了,因为我感觉关于蒸汽朋克中种族主义的事情该说的我都说完了。现在我正在写一篇关于蒸汽朋克白人属性的博士论文。我也写短篇,目前正在创作一个标题为《峇峇蒸汽朋克》(峇峇是马来语,意为“土生的人”)或者《蒸汽朋克马来群岛》的系列故事(至于到底用哪个得看我当时的心情)。这个系列讲述的是英国没有殖民滨州(我父母出生的马来西亚州)以及那之后的全新历史。

 

你对于蒸汽朋克的兴趣这些年有什么变化么? 

图为Joyce Chng

 Chng:我一直喜欢蒸汽朋克的服装/美学,不过有时我会去思考蒸汽朋克中一些更深层次的涵义,比如说对于那些不讲英语或者不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来说,蒸汽朋克意味着什么。 

Goh:我的硕士和博士课题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有色人种也可以有蒸汽朋克(硕士),那为什么现在的蒸汽朋克还都只是白人的文学呢?(博士)”我依然对于能看到有色人种参与到蒸汽朋克里面来非常高兴,但是除了少数特别开心或种族主义特别激进的场合,蒸汽朋克美学并没有顺应多元化的诉求而进化,这一点令我颇为失望。我从没有对蒸汽朋克的“主流”感兴趣过,而我也对关于它的抱怨毫不关心。(嘿,你以为呢?蒸汽朋克可一直都建立在商业主义和消费主之上的)。

 

这个项目是怎么来的呢? 

Chng:我和Jaymee经常探讨一本由东南亚国家作者写就的关于东南亚国家的科幻奇幻选集。我们就着茶、蛋糕和鱼来探讨一本蒸汽朋克选集的可能性。Jaymee? 

Goh:“再现”(representation)一直是我们要处理的核心问题。我们在推特上摇旗呐喊说想要一本选集,我还给这么一本梦想中的选集写指导方针。蒸汽朋克,哦当然是蒸汽朋克了,因为我认为蒸汽朋克作为一种历史再现或“错误”再现能够引发人们对于历史本身的思考,这一点太酷了。Rosarium出版公司的Bill Campbell看到了我们的推特沙盒,于是联系我们想要帮助我们出版,后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为什么你认为这个选集这么重要呢? 

3.jpg

图为Jaymee Goh

 因为这个选集中都是非种族中心主义的蒸汽朋克作品,所以我认为它很重要。最重要的是,选集所展示的很多都是东南亚被殖民历史的遗产。以及,蒸汽朋克不只是维多利亚英国,而是一件被世界上所有国家共同感受的事情。 

Goh:怎么个重要法?对我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一直在寻找能够兼顾我们经历和故事性的东南亚历史科幻奇幻故事。粉丝似乎认为这二者不可兼得,但显然这是不对的。从更大层面来说,这本选集把蒸汽朋克当做一个批判性的、需要高巧才智的项目,而不单单是一种围绕着东南亚的有趣的审美方式。

 

目前为止的反馈如何-来自潜在的读者以及投资者? 

Chng:反馈都相当积极!我相信大家都会热烈期盼这么一本选集的。 

Goh:特别热烈。我们去年要开始干的时候就有很多积极的支持者。今年我们放出了封面图,大家就开始特别激动了。我们在IndieGoGo的前三天就达到了预期众筹目标的一半!当然了,我们的目标很低,但我依然相信大家的确是渴望着一些不同的东西。然后我们就接受了Publisher Weekly的专访,这个可是相当出乎我们的预料。 

我们生活在一个差异性(种族、民族、性别)都因主流消费而“改善”的时代。你们认为谁从中获益最大呢?白人还是有色人种?(或者二者皆是?)

4.jpg

Chng:首先我想说,差异化绝不应该仅仅成为潮流或者某种主题。它应该是、本来就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为何现在它在“改善”?因为人们在不断这么呼吁。越来越多的再现对于我们都有益处。但是请谨记,即便到了那时候,差异化也是有区隔的。

 

Goh:讲真,我认为实际上是“倒退”。我成长于那个美国电视上充满了各色人种在各种事物上相互交流的九十年代。不仅如此,我也成长于媒体上没有白人出现的马来西亚。只是最近我们对于自己的很多事情更多地发声罢了。

至于谁获益更多……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讨论这一历程的哪一部分。毫无疑问这对于我们都是有利的,因为这能更加真实地展示这个世界。如果你认为只有某一种人才能成为某一种特定的故事里的人物,那你的想象力肯定会因此受到局限。破除这个壁垒,你就会看到更广阔、更多样的经历。但是在创作中,为了创意和产品我们还是需要一定的差异性。只是对于我个人来说,看到那些被热捧的关于东南亚(或者有东南亚人做主要角色)的书其实不是东南亚作家写就,或者跟东南亚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时候还是很难过的。这时候谁会受益呢?

 

选集中你最喜欢的故事是哪个? 

Chng:你是说我必须要选吗?天啊。他们每个都有自己的精妙之处啊!如果你坚持的话……Pearl Nuallak的《虫与女人一同歌唱》和Timothy Dimacali的《声音的后果》吧。 

Goh:哦不,我可不玩这个游戏!不不,绝不。

 

还有什么想告诉读者们的么? 

Chng:请享受这本选集! 

Goh:现在购买电子书的话,在IndieGoGo上有优惠的哦(以及一些其他的绝赞电子书也有优惠!)你也可以从出版商那边买到纸质版。为了让你们能够一窥这部选集的作品质量,我们的供稿人Timothy James Dimacali和Paolo Chikiamco已经把他们之前的作品《Skygypsies》和《High Society》在这个月里设为免费。我们接下来还会推出科幻作家Nisi Shawl和言情作家Jeannie Lin的作品优惠。感谢你们的爱!



附:

本书主页:

http://sea-steampunk.blogspot.hk/

 

在IndieGoGo的购买地址:

https://www.indiegogo.com/projects/the-sea-is-ours-tales-of-steampunk-southeast-asia#/ 


[1]SEA在这里是个双关,既是英文的“海”(sea),又是东南亚“Southeast Asian”的字母缩写。




科幻星云网翻译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链接:

http://thepandorasociety.com/southeast-asian-writers-storm-steampunk-in-new-anthology/


喜欢 10 收藏 0 评论
分享

精华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0/140
*
由创企科技提供成都网站建设.成都网络营销
Copyright 2011-2015科幻星云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4304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120098

登录科幻星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