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行星采集




  偌大的处理室里,宋云正屏息凝神,仔细盯着操作台中央的虚拟影像。那是一个悬浮着的淡绿色球体,此刻正缓缓地自转着,将另一面有些许黑斑的地表徐徐露出。在观察了球体一会,又仔细检查了工作台的各项数据之后,宋云习惯性地推了推掉到鼻尖上的眼镜,松了口气。此刻,她终于可以确定,眼前的虚拟影像就是那个遥远星球的完美投影。

  恰好,气动门在这个时候“嘶”地一声开启。宋云的上司,郑浩,那个从不像别的军官一样带上一大堆叮当作响的军衔腕环,还因此几次被新兵认为是厨师的上将走了进来。在行了一个标准地蓝星军礼之后,宋云掩饰着紧张开口:

 “报告长官,针对编号为X-G的绿色行星的立体投影已经完成。借助存在的虫洞,现在我们可以在工作台上以2小时的延迟来观看这颗行星的任意地点的情况。请指示!”

 “你观察这颗行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针对议会的可采集决议,你有什么需要报告的么?”虽然老了,郑浩的眼睛中的光芒确依然锐利。似乎这个老兵已经将自己磨砺成了一把永远出鞘的利剑。

 “报告,根据我的观察,议会出具的报告和决议没有任何问题。”或许是被那穿透性的目光所威慑,宋云根本无法说出自己才刚刚调试好工作台,还没来得及观察的事实。不由自主地说了谎。不过,议会决定的事,是不会有错的。

 “既然这样,那就执行吧。”郑浩随意的语气好像在说今天早上的早餐有点咸。但就随着他的肯首,X-G,这颗直径约5000千米的星球以及上面的数十亿生物,也就被彻底宣告了死刑。

 毁灭是由核心开始的。随着之前钻入的发生器启动,X-G液态铁镍为主要成分的核心开始消失,星球内部的压力也随之骤减。但就在片刻之后,那些本应消失于虚无的,近6000摄氏度高温的液态铁镍自行星的低空中出现,倾泻而下。就像传说中的末日审判一样,无数的火雨流星火雨以极高的速度坠落地表,给星球表面带来热量与重量的双重折磨。

  X-G是一颗的表面植被十分发达,氧气含量也较高的星球。正因此,在氧气燃烧物具备的情况下,大火在瞬息之间就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星球。翡翠色的外表也变成了灰黑与猩红的混杂 。而随着郑浩的动作,虚拟影像的镜头被拉近到了低空,而那里更是一片地狱图景。目力所及之处,无数高大的植物燃烧着,散发出足以令人窒息的热量。许许多多身高不足一米的生物在其中徒劳的逃散着。这些黄皮肤大眼睛的土著居民从平时栖息的树洞中窜出,却在几步之后或因为震动或因为浓烟,亦或是与同伴的碰撞而掉落到地面的炼狱。但比起有的族人,它们还是幸运的。就在立体影像的右上角,一只怀抱着幼体的雌性土著在丛林中穿梭着。就在她们即将进入低洼处换取片刻的生存之时。一团从空中落下的铁液正好将雌兽包裹。随着铁液的迅速冷却,刚才还活生生的雌兽的惨叫被憋在喉咙里,变成了一尊纤毫毕现的铁制塑像。而被雌兽扔开的幼体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正朝着雌兽爬去。即使被铁液的余温烫的起了泡,也未松开抓着母亲的手。

  “好的。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郑浩将视角重新拉回太空远景,看着整个星球由生机勃勃的绿色转换为死寂的灰白,再彻底变为钢铁坟墓。

  “谢谢长官。议会万岁!”

  “议会万岁。”

  这是蓝星标准结语。

  “小云,最近还好吧。这是你负责核对处理的第几颗来着?心理上没什么负担吧?”之前的威严一扫而空,任务结束后的郑浩入了鞘,散发出一种邻家大叔的亲切感。

  “是第三颗了。我觉得……还好。”宋云也不像之前那样拘谨,声音变得脆生生的。

  “第三颗么?我记得之前你处理的星球都只有原生生物和植物吧,一般第一次处理有动物的星球心里都会不舒服一阵子的。要是有什么,跟我说,我会放你一个长假让你好好休息的。”

  “我还好,只是,看到跟自己有点相似的生命就那么被灭绝,确实会觉得……”宋云回答的有点迟疑。

  “没关系,这是正常的。不过,一定要记得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看到宋云点了点头,郑浩继续说道:“将一个星球上的所有生命终结,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可是,我们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因为,在进入太空时代以来,这颗支持着我们发展了很久的母星就已经耗尽了自己的资源。让我们已经不可能从这颗千疮百孔的行星上获得需求越来越大的航天材料了。于是,议会决定直接开始行星规模的开采,将拥有合适地质环境资源的星球直接加工成材料。这颗行星,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蓝星的星舰和生存空间站。从这点说,我们手上的可是把握着整个种族的命运。”

  还没说完,郑浩剧烈的咳嗽起来,大概是因为这个老兵身体内的热血又一次翻涌起来了的缘故。

  “我明白的,可是,那些星球上的生命不是很可怜么?”宋云一边帮助郑浩顺着气。

  “的确,那些生物是无辜的,可是,我们也不是所有符合条件的行星都会拿来当做材料的。这其中的规定,你很清楚的。毕竟,负责最后一次审核的是你。”

  “是的,仁慈的议会决定,该星球只有二级文明智慧以下的生物,或者该星球的主要智慧生物显出了包括非生存需要的杀伤等‘种族劣根性’时,那颗星球才会被选中成为材料。”

  “是的很遗憾,这颗星球只有一级智慧,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是细菌一样。你会对家畜,细菌等低等生物的死亡感到痛心么?当然,他们是无辜的,我也不喜欢无谓的杀戮。只是,为了蓝星和整个种群的未来,不得不如此。”说到这,他沉寂了一会,似乎在回忆什么虚无缥缈的往事。但宋云知道,他只是想起了自己的妻女,他为了蓝星亲自下令消除的存在。

  “好了,我去休息一下,你也歇歇吧,唉,老了,真是不中用了……”

  脑子里回想着郑浩弓着身体逐渐走远的背影,宋云想起了他从学校到军队,长时间来照顾自己的点点滴滴。虽然在这个时代,所有的新生命都产自培育中心的人造子宫。但是,宋云曾在古早的资料上看过,似乎有种叫做父亲的称谓,最能用来形容他的付出。

  就在宋云沉浸在回想之中的时候,工作台响起了有间隔的滴滴声,那是活动探测器发现移动物体的提示,放大提示位置,她发现那正是刚才那尊铁质雌兽的所在地。此时,那只幼兽已经没有了生存体征,而引起探测器响动的则是一张从幼兽包囊里落下的叶片。在叶片的背面,歪歪扭扭的画着四个奇怪的象形字母。

  “翻译机,试着破译一下那些字母的含义。”

  “滴滴,已完成”

  片刻之间,解读完成,但答案却让宋云愣住,大口的深呼吸着空气,心跳也逐渐加速。

“我爱妈妈”这四个单字被投影在工作台上,而宋云再也无法支撑住,软软地跌坐在了地板上。

  能用文字表达亲属关系,正是二级文明的认证标准之一。




  控制室内,一块银白色,纺锤形的金属正在地上旋转。随着宋云的意识信号不断增强,这块金属的旋转速度也在缓缓增加着。突然,旋转中的金属块像撞到了什么似得一下翻倒,滚到了一边。这次失败也让宋云的心情又低沉了几分。据说,这个玩具的雏形早在蓝星还叫别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只是那时,大家是用一种绑有细长绳子的棍子而不是思维波来为它加速的。

  “果然是精神不够集中啊,如果事情说出来会好些吧?可是,我好害怕,还是算了吧……”

  宋云摘下戴在头上与玩具配套的脑波控制器,想要捡起金属块,却因为绊倒了自己,使得笨手笨脚的她也像刚才的金属块似得滚出去老远,撞到了气动门才停了下来。

  “啊~好疼,我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小云,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气动门恰巧在此时开启。门口的郑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而地上像个小孩子般摔倒的宋云更是红了脸。

  “没,没什么,请问长官有什么事么?”宋云赶忙站起来,整理了一下仪容。

  “我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郑浩的语气比平时穿上正装时还要严肃,装作完全没看到刚才宋云囧态的样子。“还记得之前处理的X-G么?”

    “我记得!实在是……”想要抢先认错,至少落个“态度良好”的宋云刚一开口就被打断了。

  “那件事做的很漂亮!就在处理之后不久,第八生态空间站的外壳就因为未监测到的小行星撞击而出现了大规模破损,修补件也掉落到了外部空间。如果不是附近X-G的金属资源刚好在那之前处理完毕,加工后立刻就能用来修补,那间空间站和里面的民众就会在等待备用品的时间中死伤七成以上!这次议会决定给与你一枚军功腕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胜地休假也会在不久之后批准的。不过,如果小雪和多多当年在的空间站也有这么好的运气……”

  郑浩说着说着,语气低了下来。宋云记得,小雪和多多就是他死去妻女的名字。

  “是么,这,我,我不知道……”宋云听了郑浩的话,一时大脑宕机,不知该说什么好,吐出的都是意义不明的言语碎片。因为自己疏忽而毁灭了一个无辜的行星,自己的几千万同胞反倒得到了拯救?这样的话,到底是对还是错呢?这个问题足够她的大脑思考很久。

  “好了,我这次来还有新的任务给你……小云?宋云操作员?”看到走神的宋云,郑浩熟练地在她头上敲了一个“栗子”。恰到好处的力度与几年前在学校时一模一样。

  “啊!抱歉!”宋云这才从那个纠结的问题中暂时跳了出来。

  “议会有一颗新的待开采行星需要要你复审,打开探测工作台,边看边介绍。”

  说着,一颗土黄色,雾蒙蒙行星的立体投影出现在房间里。

  “这颗行星位于克普鲁星区,暂命名为沙星。其内核也是以液态金属为主,因此具有一定的开采价值。并且,该行星具有大气层,有大量的硅类氧化物沙尘在该星表面肆虐……并且已经观测到该星主体生物。”

  说着,立体投影由宇宙视角拉近到沙星上的一块大陆,几个与蓝星人不同生物的投影出现在房间里。

  “该种生物暂命名为沙兽,主要以接受和发出一定频率内的波来感知外部环境并进行交流,部分沙兽的主要功能中枢,以及体表有角质生长,且角质还会随着时间而无限增值。但另外一部分沙兽却似乎没有这个特征。而沙兽还有个有趣的功能:在它们得到多余的能量时,会将其这部分能量用化学方法压缩,转化为实体物质,并储存在体内……”

  良久,郑浩的介绍终于结束了。而宋云在他“议会万岁”的结束语消散良久之后,才说服自己从对或错的问题中脱离出来,专注于眼前的任务。

  投影出的沙兽共4、5只,除了一只较小的雌性幼体,剩下的都是成年沙兽,它们似乎正处在冲突之中。那只幼兽被一只成年雌兽牢牢护在身后,手里的容器乘着些并不干净、来自旁边深井的水。很快,一场根本算不上战斗的“骚乱”就以砸在了雌兽头上的岩石块作为了开始的信号。但还没等冲突升级,那只一直被护在怀里的幼兽却突然冲出,挡在了她的母亲前面,发出了代表着愤怒的波动。

  片刻之后,包围的沙兽散去,水出乎意料地留在了母女俩手中。在恐吓和暴力威胁面前,幼兽的举动取得了不可思议的胜利。看着自己花了数个沙星时才从深邃井底打上来的水,幼兽陷入一种奇怪的呆滞。她看了看那些抢夺者,又看了看深井,掏出了带在身上以树叶制成的破烂笔记本,写写画画着什么。

  抢夺生存资源是所有存活的必然选择,这宇宙公理一般的行为并不会被认为是什么“种族劣根性”。所以需要确定的就只有沙兽的文明等级。与划分技术等级标准时以该种族的机械,建筑技术为主不同,文明等级似乎更偏向于种族的文学、哲学、道德这方面。

  “AI,扫描那只幼兽持有的低级信息载体,确定该种族是否能用文字表达亲属关系。”宋玉回复到了工作状态,冷静的发出指令。

  “报告,经过破译,确认发现了类似功能的文字!”AI平静的回答。

  “如果上一次的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了的话,至少这一次是正确的吧。不,经由议会审议过的行星怎么会有错误?议会永远正确,上次大概是扫描仪的问题,一定是的!”一天后,确认结果无误的她这么想着,使劲攥了攥手中似乎还有余温的物件。交上了“足以决定”沙星命运的报告。



  “长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沙星被判定为可采集行星?我明明注明了‘该星原住民已经达到二级文明状态,故不为采集对象’!”宋云费解地盯着郑浩,神情十分激动。

  “小云,你别急,也许是中间出现了程序错误,我现在就再询问一下议会的意见。”郑浩安抚着宋云。可很快就传回来的那封写着“无误,立刻执行”的议会决议书又让宋云变成了炸了毛的猫咪。

  “这到底是怎么会回事?那颗星球明明不在可采集之列的!上面住着和我们一样有智慧,思维,家人的生物啊!如果这样还要开采,那,那简直就是种族屠杀!”

  “小云,会不会是你的翻译采集器又出了问题?将别的什么字符乱认了?或者是……”

  “这不可能!”郑浩被宋云打断。

  “我亲眼看到了沙兽,不,沙星人们的表现,那只幼兽拥有的智慧,道德肯定早已超越了二级文明,为什么议会会再这样决定?一定是那里出了什么问题!这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一次了,绝不!”宋玉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她近乎失控的歇斯底里言语中,出现了一个近乎禁忌的意向。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脑海里的,是那尊金属塑像和沙星母亲流血的伤口。

  “宋云下士,我想提醒你注意一下,你刚才发出了对议会的怀疑。议会永远正确。所以,请注意你的发言。”郑浩冰冷且一字一顿的发言将她从混乱中惊醒,严肃的眼神也由邻家大叔恢复了上将本应有的锐利。

  “既然这样,那我就申请——”宋云也换了郑重其事的语调。

  “小云,别冲动,你先冷静一下……”意识到了宋云要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连指挥星舰迎击海盗的也未曾慌乱的郑浩也紧张起来。

  “我确认,我要使用‘质疑权’,申请与议会进行辩论。”直到房间完全沉寂,宋云都没意识到,她说出了多么了不得的话。




  宋云小心地踏出一步,但高跟鞋的响声还是在空旷的空间里回响。盯着几乎一夜没睡的疲劳出战的她恨不得立刻埋在自己小屋柔软的休息器里。 

  与宋云想象中的不大一样,辩论室并不是个类似审讯室的狭小空间,相反的是个类似礼堂大厅的地方,因为只有自发亮的地板引导着她通过狭窄的通路,周边完全处在黑暗中的原因,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实际面积究竟有多大。在周围无尽漆黑的包围下,她觉得自己就像是那个蓝星很久以前童话中的,误入大鱼肚腹的小木偶。此时,她之前的热血被消耗殆尽,充盈内心的,是对自己行为的怀疑和恐惧,还有一种……惊奇。

  “好了,请站在那里。”

  在走了她自己也不知道的距离后,一个温柔的童声响起。脚下的发光地板已经走到了尽头,虽然看不到,但她也能感觉得到前方有什么庞大体积的存在。

  “现在进行必要的确认。你是宋云下士么?”依然是柔和的童声。

  “是的。”我在干嘛啊,她这样想着。

  “你是自愿要使用‘质疑权’对议会处理沙星的结果提出意见,并自愿承受所有后果和可能的处罚对么?”

  “是的,我自愿。”现在还能回头吧?她的心狂跳。

  “好的,按照规定,你还有一次改变意愿的机会,所以我必须提醒你,如果这次的质疑最后判定是议会系统正确,你就会因为扰乱秩序而被剥夺所有财产和地位,还会被遣送至遥远的行星数十年独自进行拓荒作业。同时,判定胜者的权利由议会系统拥有。在你之前的数百年里有3个人提出了质疑,无人胜利。现在他们在偏远行星上的尸骨大概已经能作为底层基础承载一个生态系统了。那么,你还要继续么?”议会系统的童声用着天真无邪的音色诉说着可怖的事实。但奇怪的,在听到了那些威胁后,宋云反倒不再犹豫了,心境由之前的混乱变得冷静。她没有回答,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那么辩论现在开始。”说不清是叹息还是兴奋的音调。

  在她点头的同时,大厅里的照明开启,她发现,她面前的是一面巨大的屏幕。按照规定作为主要见证人,表情复杂的郑浩和别的蓝星政要坐在周围的看台上将她包围起来。整个辩论室的布局很类似蓝星很久之前存在过的一种进行野蛮斗兽活动的地方。只是,这次处在赛场而不是看台的,似乎只有宋云一个。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甚至包括有时候的宋云,都不相信有人能证明议会的错误。他们来看的,只是角斗士被猛兽撕碎的情景。

  “按照报告,你是对议会针对沙星的文明等级判定有异议?”

  屏幕亮起,一个面目的身形都模糊不清的孩童形象出现在屏幕上。这就是蓝星的最高裁判系统,名为“议会”的人工智能系统。在它诞生的数百年间,因为遵从它的分析预测和指导,蓝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实力产生了一个飞跃,也因此,“议会永远正确”也成了几代人的共识。但是,这部几乎全知全能的系统被制造者设置了两个限制。一是它永远只有需要审核的决策权,却没有执行权。也因为此,程浩和宋云他们才有了存在的意义。二则是必须接受人对它提出的质疑,接受公开辩论质证。究竟“议会”的制造者是出于什么目的,设置了这两个会极大影响“议会”工作效率的限制已经不得而知。但是这些年间,这两点一直被忠实地执行着,只是用到的机会了了罢了。就像这空旷的辩论室,虽然已经数十年没有启用过,却依然像昨天才建成的一般。

  “是的,根据我的观察和翻译器的计算,沙兽是拥有二级文明的,是应享有生存权的智慧生物,也就是说,沙星并不应该被开采。”

  “那么,也就是说,你所谓的沙兽拥有二级智能的结果,是以翻译器破译该族语言的结论作为论据的?”

  “是的。”

  “呵呵呵呵……如果是翻译器的结果有问题呢?众所周知,翻译器是信息语言学的发展造物,虽然先贤们的理论不会有问题,但那种低级程序并不是百分百可靠的,出误判之类的错误也难免。根据最新的翻译结果,那不过是一种圆形蔬菜的意思。当然,如果你对此有异议的话,可以使用新编译过程序的翻译器重新翻译那几个字符试试看。”议会清脆的童声将宋云逼到绝地。对于拥有最高权限的议会来说。更改几个翻译的结果轻而易举。

  “好的,我申请将沙星的实况投影到辩论室里,对那几个字符进行现场翻译。”宋云深呼吸一口,让自己的大脑清醒起来。

  自然地,自认为胜券在握的议会慷慨地满足了她的要求,那只幼小沙兽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立体投影台上,这时的它在荒野废墟上行走,不时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食物。仅仅是一天许的间隔,她的身上就又多了几道伤痕。身体也显得消瘦了许多。

  “好了,那么请你启动翻译系统。”议会将视角拉近到幼兽的笔记本后截图,将那几枚有争议的文字显示在立体投影的右下角。静静等待执行流放宋云决议的时刻。

  “那么,我开始了,请大家耐心等待。”事情的发展与宋云的预料相似,议会的确会从翻译系统入手,对于规则的制定者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但除了规则本身。

  “我的腕环里储存了几乎所有先贤们信息和语言学的研究成果——翻译系统正是依靠这些著作建立的。因为对翻译结果有异议,所以接下来我将不通过软件,而是使用原始手动的方法,依靠笔和老式计算器来翻译这两个字符,并且我可以保证,方法和结果绝对符合正规的学术流程。如果有异议,可以去大图书馆来自行查阅这些典籍的纸质版,虽然,我估计有不少人已经忘了这种原始的信息载体。”

  随着纸笔的摩擦声以及老式计算器的咔咔声在大厅里响起,宋云花费一个不眠之夜的付出的努力有了预想中的结果。议会可以控制软件系统,但对实体物无能为力。只要自己用手动的方法来翻译,就会得出真相。虽然对于被教导着议会的无上地位长大的她来说,心里是还抱有一丝对议会公正性的希望,但是,一想到连续议会两次的误判,和关于那些之前质疑者们失败后果的隐秘传闻,她就觉得多一层保险也没什么不好了。究竟是什么时候她从一个对议会唯唯诺诺的小女孩变为了这样大胆的质疑者?是看想象到沙星有可能命运的时候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看着宋云写写画画的忙碌身影,郑浩的心中的感觉十分复杂,大概与每一个父亲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能独当一面时的感受较为相似。但是还来不及感慨,耳机里就响起了噩梦般的滴滴声,一声一声催促着他的行动。



 

在辩论开始之前几个小时,议会曾将他单独召集,并给与了他一个他希望永远不用实行的使命。

  “这次的召集,是为了即将到来的辩论。我想你也有心理准备了吧。”那时的议会系统,用的是年轻女人的声线。

  “等待命令。”从嗓子眼里瘪出来的声音。

  “和上次辩论时一样,虽然不大可能,但是如果对方有获胜的可能的话,就像上次一样处理掉她。议会的威严不容侵犯。”

  “明白。”依然没有多余的字。

  “那个叫宋云的小姑娘是你的部下吧,你们私交好像还不错?但是,希望你不要受此影响啊。”

  “不会。”

  “你一向是我最放心的。因为,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你我都清楚,对方都是将蓝星的命运未来放在私人的名誉利益之上的。如果我这个议会系统被证明犯了错误,威严势必受到怀疑,会在那些早已相信我永远正确的国民中形成动荡。我也会因我的制作者定下的规则而陷入休眠状态。要知道,周边的钛星和伍兹星云集团已经对蓝星觊觎已久了,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而为了蓝星的未来,我们决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如果对方发起攻势,我们难道要靠那些离开我就自己做不了决定的愚蠢官员去跟星际海盗出身的他们战斗么?和这点比起来,某个蓝星个体的生死,以及某个遥远行星上的生物,根本是不值一提的。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求。”

  “我知道。”

 “作为没有权利欲望和财富观念的AI,我被设定唯一在乎的,只是蓝星。我们的金属资源储备不多了,X-G和沙星是附近最容易开采的金属内核行星。那个小姑娘傻一点或者精明一点都不会有问题,可惜……处理掉她,我也很不情愿,但有些事,是我们不得不去做的。”

  “你不必说这么多的,这么多年,我都明白。我去准备了。”郑浩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转了身准备离开。在即将走出保密室的时候,议会的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

  “你妻子的事我一直很抱歉,可是当时,没有别的选择。”议会这次发出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但回答他的,只是一片沉默,甚至,郑浩连也没有回 。

  “如果不轨道机动空间站撞击陨石来改编它的轨道,蓝星恐怕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你和你家人的牺牲,我永远记得。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时要让空间站进行自旋?如果空间站进行平移机动的话,应该只是东区会撞击受损,你妻女所在的西区有非常大的生存机会,但是,你为什么要下令让东区躲开,用西区迎接撞击?”少有的,几乎全知的议会系统语音里充盈了好奇的情感。

  “东区,人多。”撇下这四个字,郑浩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好了,只要将这个香农熵的值计算出来,就可以得到结果了。”宋云跪在地板上,手忙脚乱的计算着,无意中一回头,看到走到自己背后的郑浩,露出一个笑容。

  “我干的怎么样?没有很丢人吧?”宋云小声问。

  “……很好”沉吟许久,郑浩答道。

  “嘻嘻,能想到这一招我聪明吧!不过,其实我很害怕的。一想到失败的话可能要去那么远的地方,那么孤独,我觉都睡不着呢!”宋云扭过了头,边计算边说。

  “那,当时为什么非要进行辩论?当做不知道不就好了么?”郑浩将手搭在宋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从第一次向喜欢的人告白后痛哭的时刻,到军校的毕业考试前夜,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用这个办法为宋云打气鼓劲。

  “因为……”宋云沉吟着,思考着回答。而照着受过的训练,已经完成“让目标放松警惕”这一步的郑浩的腕环表面上显出了一个洞,只要轻轻一抖,不用古董般的针管,只用电磁加速力就能让迷幻剂通过目标皮肤进入宋云的体液循环,让她在几秒内失去思考和逻辑。到那时,不用说翻译,就连说一句完整话都不可能,完全丧失语言能力的宋云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输掉这场辩论,迎接自己老死也无法回到母星的命运。这样做虽然也许有些观众会有所怀疑,但总比完全失败来的好。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觉得我必须这么做。”宋云背对着他,继续忙碌着。

  “我也清楚这么做的意义,我也能想到议会系统出错的原因,所以我对它没有敌意。毕竟,这次我算是站在了蓝星的对立面呢。这件事里,的确是有一千一万个理由来让我闭嘴,可是,基于一个理由,我必须站出来。”

  “啊?”郑浩的动作暂停了下来。

  “因为能救他们的只有我,如果这件事还有其他人可以改变,那也许我会默默不做声吧,可是当有一件事只有我一个人能完成的时候,如果我不站出来,不就没有人会再站出来了么?承担自己应有的责任,你不是一直这么教导我的么?”

  “这样的理由么。”郑浩叹了口气,又将带有机关的腕环贴近了宋云。现在的他,是刺客。

  “我想,小雪阿姨和多多姐姐也是这么想的吧,因为控制那间空间站的权利只有你有,所以,下那种命令的也必须且只能是你。所以,我想她们不会恨你的。不过,我现在才明白,做出这种事有多难。你也不用背负着那么多了,只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会不会更轻松些呢?”

  “是这样么……”陈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宋云,不顾耳机里的催促,直到她计算结束也没有任何动作。

  “好了!根据计算,这两个词的确是母亲的意思,有人需要来检查一下推导过程么?”宋云兴高采烈地将结果展示出来。而迎接她的是一片死寂。议会系统犯了错。所有人都在咀嚼这个结果,以及后果。

  慢慢地,周边人们的交流从交头接耳变为了窃窃私语,进而又变为了昆虫振翅般的嗡嗡声。

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开始在人群之间传染。

  “那么,这样沙星应该就可以安全——”胜利的宣言,却还没说完就卡在了宋云嘴里。房间的立体投影里,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

  投影里,许久都没有人注意的那只沙星幼兽正在仔细地打磨着她刚才在荒原上收集的的物品——一根根带着锈蚀的钢管。随着她的动作,那些钢管的一端被磨成了尖锐的斜面。手试着在刃面划过,鲜红的血液立刻就流了出来。确认足够锋利之后,她持着钢管,朝着之前和那帮成年沙兽的相遇枯井处前进。

  “制造工具对同类进行攻击。她的种族的确是二级以上文明。可惜,是个有劣根性的种族。消除宇宙的癌细胞可是件善行。沙星依然是可开采行星。”议会幽幽的说。

  就这样,宋云的计算变得毫无意义,且被强制带离大厅。最后留在宋云视野里的,是那只幼兽稚嫩但坚决的眼睛。



  

  “小云,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只要将沙星处理完毕,议会就答应将过去的一切既往不咎。还好,这次没有出现更大的问题,让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仅仅是几个小时,此时的郑浩却看着比之前的苍老了许多。

  “我,我不明白,我是不是做了一件很蠢的事?居然挑战议会什么的,居然只是因为自己的情感而想保护沙星,简直和很久之前的那个面对外星侵略时因为不忍而束手待毙的女人一样……”

  “不,你这么做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议会系统的确也会犯错,你证明了这点。只是有时候,人们坚持议会不会犯错的根本原因只是不愿意承认听从了议会决定的自己犯了错。”

  “但是,沙星那件事,我没想到会以那种情况收场……”

  “你不是为了自己,而不像有些人表面上为了蓝星,实际上却是怕自己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是错的。”

  “其实,我这么做也只是想弥补自己的过错,X-G我根本没有仔细审核,却在之后发现了它也是二级文明……能把这件事说出来的感觉真好。”

  “这样啊,我就说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哪来的勇气……算了,反正你也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只要把这个操纵杆按下,将沙星采集后,这件事就过去了。”

  工作台上,一根银白色的操纵杆升起,宋云郑重其事地握住了它,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抱歉,长官,我还是不觉得沙星应该被毁灭,虽然他们也许是有原始的行为,可是我觉得我们不应该以我们的价值观来决定别的星球的命运,所有文明都有生存的权利。我感觉得到,我们有的地方是一样的。”

  说着,她朝着反方向扭动了操纵杆,输入了几个指令,几秒种后,沙星的坐标永远的消失在了蓝星的系统里。

 

 沙星

 

  狠狠地盯了对面那个打破她妈妈头的中年男子一眼,多多将手中的钢管狠狠的捅下。片刻之后,一股液体从管子中喷涌而出。

  “水!水!是水!这个小女孩真的让井里的水又涌了出来!”那些前几天还在为着一点点污水打架的成年人,此刻都沐浴在了一个小姑娘带来的恩泽之下。

  趁着一片慌乱,多多回到的家里,借着刚打的清水,她为母亲清洗着创口。

  “那帮大人还真是无知,连将地下水引上来这种事也看成了神迹似得。如果不是为了给你清洗伤口,我才不告诉他们那里还有水呢!”多多撅着小嘴唇。

  “那你干嘛不深夜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去取水,事后再把泉眼堵住呢?其实,你还是想让大家一起使用的吧。”母亲笑着回答。

  “哼~才没有呢!我昨天问了小雅,她爸爸是急着给她生病的妈妈喝水才……所以我想如果水有很多的话就不会因为此打起来了。按爸爸留下的书里讲得做果然会有水。但是,小雅她爸爸他打了你,我还是一辈子都不原谅他!”多多一脸严肃,嫣然一副血海深仇的样子。对此,她妈妈只能报以无奈的苦笑。

  “妈妈,很久之前地上真的像书里写的那样,存在有那种有好多好多水的地方么?”只一会,多多就眨巴着大眼睛发问了,而之前的愤怒早不知去哪了。

  “你说的是湖,比湖更大的叫海。这两种东西当然存在了。”妈妈摸了摸多多的头。

  “那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呢?我只见过黄色的沙海。”

  “因为很多很多年以前,地球,就是我们住的地方,因为有两拨人打了一场仗,把地球彻底弄坏了,海啊湖啊,就是那个时候不见了的。战争中,有些人乘上了能飞走的船,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重新开始,另外一些,像我们,就只能留在这里了。不过,这都是你姥姥的姥姥出生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那……那些走了的人还会回来么?我也想坐会飞的船到天上玩!”多多望着天空,出了神。

  “一定会的。”

  


  

(科幻星云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喜欢 9 收藏 1 评论
分享

精华评论

总计 1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0/140
*
由创企科技提供成都网站建设.成都网络营销
Copyright 2011-2015科幻星云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4304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120098

登录科幻星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