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奖——太空异闻录(上)



0

你是否曾经在时空中遨游?我就试过,真是时时充满惊喜。

所以此时你坐在书桌前舒服地读着小说,而我曾经窝在狭小的舱里,在环日轨道上距离地球十万公里的地方漂流过。

在距今六亿年前。

 


1

时空旅行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简单:钻进抽屉,开个机器,再从抽屉里钻出。不是的,它需要一整个专业的团队和一个科学的流程,当中就包括了一个在目标时空中为你确定落脚点的定位师。关于那场事故的具体细节我已经不想回忆。但至少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就是在见到那种整天爱把“我日”挂在嘴边的定位师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一顿再说。这种人是真的热爱太阳,又是真的机智,竟然会天才到把三维地点的定位参照点直接设在太阳上。

然后怎样?机器开启,降落到指定时间,而后悠长的环日轨道张开双臂迎接了我。

接着怎么做?能怎么样呢。时和空隔开了这么远,人是揍不着了,打110也肯定是没有用了。好在时光机在设计阶段就已经预计到了类似的极端情况,为了在不幸落入深海火山甚至外太空时不至于一秒暴毙,它的舱体故意制作得足够坚固,舱内也配置了供氧设备,可以源源不断地为我提供犹如身在阿尔卑斯山顶的新鲜空气。

长效高达两个小时。

如无意外,这是留给我最后垂死挣扎的时间了。靠着时光机在时间中移动的话,确实有机会在某个时间遇上刚好路过的地球,然而这种偶然事件刚好在两小时里发生的概率真是低到我想哭。

现状的确让人绝望,但终归还得试一试。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决定在动手前花点时间先把认识的神明拜个遍。或许真是我虔诚的心感动了神灵,正当我拜到不知哪一位时,眼前终于泛起一片耀眼的白色圣光。我眯起眼睛看向前方,本打算接受主的恩赐与救赎,却无意间见证了地球大概是史上最悲催的瞬间。

一道闪光,而后是轰一声巨响——后者是我脑中自动自觉给配上的音效,因为那一下看起来实在震撼。撞击地球的是一个看起来极小的东西,考虑到这是和地球对比的视觉效果,实际上它至少也比我蜗居的这个舱体要大上几百倍。

从这个距离,我勉强看见那是个小小的水滴,白色的亮光是它拖得长长的焰尾,感觉炫酷。此时它与地球一触即分,然后像是做出某种规避动作似地划开一道弧形的线,在一旁的地球同步轨道上顿住。

可是这所谓的“地球同步轨道”也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因为地球自己崩了。以撞击的位置为中心,自转的力量将地球的伤口向着两边猛力地撕裂开来,露出底下汹涌奔腾的血流。巨大的离心力开始将一些较小的碎片甩出来。最初只是台湾岛大小,没过多久便上升到了格陵兰岛和澳大利亚的级别,最后它猛地甩了几下,飞出几块足有美洲大陆大的玩意出来。此时它的自转已经摇摇晃晃,可在最后,它还是像即将倒下的陀螺般回光返照地转了两圈,这才轰然倒下,碎裂成一大堆漂浮的碎块。

不需具备任何地质知识,光用看的也知道,地球这回绝对死透了。

我看向那个肇事的光点。尽管它还在那里好好悬停着,可是从那后面飘逸不定的焰尾里,我仿佛可以感受到它内心正做着逃还是不逃的痛苦抉择。忽然,白色的焰尾稳定住了,虽然它对于我来说还是那个小小的点,可从这缓慢改变方向的焰尾上,我能确定它正在慢慢朝向我这边转来。

“我靠,交通肇事后不会还想抹杀目击者吧……”我怔怔地说。

在太空中我无处可逃,只能呆呆地看着光点向我慢慢靠近。刚才明明那么迅捷,一发可以撞散一个地球的玩意,此时动起来却像是老牛拉破车——当然过后我才想明白这是在戒备着我这边可能持有的武器。随着它的靠近,我越发感受到了它的庞大,这是一个水滴状的东西,前段圆而且大,后半部分则渐渐收窄,只在末端稍稍膨胀了一点,用以喷射出那些加速用的白色焰尾。在它面前,我感受到了一只虾米在蓝鲸面前那无法匹敌的渺小感。

与它一同靠近的还有声音。是的,声音。原本不可能在真空中传递的声音此时莫名其妙地钻进了我的耳朵里,哪怕捂紧了耳朵也毫无用处。说话的人听起来像是一男一女,那语气像是在吵架。妙的是,尽管应该是他们让我听到了这些声音,可是这两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

到我听清的时候,那女的正在抱怨。“你这是第几次了!真怀疑你当初驾照都是怎么考的!”她碎碎念,“每次都这样,下次你不要追犯人了,光是你这交通肇事累犯的罪名就够你被通缉几百回了。”

“但起码我没有肇事逃逸,而且当场报告了啊,不是说坦白就会从宽么。”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笑呵呵的,毫不在意,“这个星球上还没有生命,影响不大啦。你随便选个硬实点质量差不多的星球备份搬过来,顶上这位置的引力……就上次看的那个钻石星,怎么样?大不了我再买个守卫护着它,就算是补偿刚才超速的罪过咯。”

“每次都能翻倍补偿,你这富二代的家底还真够烧的。”

那女的语气稍稍缓和了点:“不过这碎片怎么办,就算传送个新的星球过来,这些碎片也不能留在这轨道上啊。”

“这个简单,雇个清洁队把碎片扫一边去就行,我想想……就扫到这星系第四和第五行星中间那里好了,那儿地方宽敞,又近。”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反省啊……”女的明显叹了一口气。

“哎呀,毕竟眼下还是正事要紧,这种小事就不要……”

我听得一头雾水。可我毕竟是地球的子民,听到他撞散地球后还用这种懒洋洋的语调说“这种小事”,我顿时怒气攻心大吼一声:“什么叫小事啊!给我好好道歉啊!”

仿佛被我的威严所慑,对面的声音沉默了一会。过了几秒,我听见那个女声小心翼翼地问:“你开了遥感广播?”

“这样我一会才能向犯罪分子喊话啊!”

“……那你不能一会再开啊!现在怎么办!”

“唔……嘿嘿。”

我忽然感觉有股寒意袭上心头,不祥的预感在这一瞬间蔓延全身,带动双脚无意识地颤动起来。鞋子的后跟敲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像是行军的鼓点,催促我赶紧逃离。

可在这茫茫太空中,我又能逃去哪里?我眼前忽然一黑,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蓝鲸忽然张大的嘴巴。伴随着舱体剧烈的震动,我这只小虾米就这样沉进了那深深的黑暗里,越沉越深,越陷越暗。

我昏了过去。

 


2

“喂,醒了没,你醒了没?”

一只肉呼呼的巴掌轻轻拍打我的脸,总算把我弄醒了。我睁开眼,一个神情和蔼的胖子正笑眯眯看着我,笑容亲切,正努力装出一个憨厚的表情。

虽然用上这么多态度上的褒美之词,但被他看着的感觉实在不好。如果你小时候看过忍者神龟这部动画,你一定记得反派和他那两个牛头马面的手下。这货长得就像那两者的脸混合起来,再加上反派老板那壮硕的体型。

“嗨。”

“嗨你个头啊!何方妖孽!”

我一激灵,当胸一脚把他踹得连翻几个跟头,重重撞到墙上。脚底感觉软绵绵的不像是踹到胸骨的触感,我又打了个冷战:原来这家伙不光看起来不像人,其实还真不是人类。

见他就要爬起来,我一个鹞子翻身从床上弹起,就地摆出一个现代拳击的姿势。

“龙星人果然像传说中一样粗暴。”异星胖子揉着胸口说,“这一下就算了,你敢再碰我一下就以袭警罪拘留你。”

“什么罪?”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袭警罪啊!”他突然大叫,吓了我一跳,“关你个十年八载的!”

“瞎嚷嚷啥呢!”胖子再次被踹了个跟头。

这一脚却不是我踢的,因为我正顾着发呆。此时忽然出现又忽然踹出这一脚的是个妙龄女子,她穿着一身白领式的西装套裙,黑发披肩,面容秀丽,只是她头上顶着对长长的兔耳朵,看来也不像是人类。

她对我微微一鞠躬,朱唇轻启声音温柔,一点没有刚才踹那一脚时的凶悍味道:“抱歉没有先向您自我介绍,我是重大破坏事件科的玛利亚,刚才跟您说话这位是罗警官。”

胖乎乎的罗警官又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揉着胸口:“顺便一提,我才是长官。玛利亚只是个见习期的菜鸟。”

看他趾高气昂的模样,我忍不住说:“所以刚才撞散了地球的人就是你吧。”

罗警官叉腰吹起了口哨,开始在舱里散步。玛利亚面带歉意地对我说:“这是一场意外,还望您帮我们保密。我们已经申请调用一枚备份的星球来代替它,不会对星系的生态和美观造成什么影响。虽然拿不到刚才那种名贵的钻石星,不过这个备份的原型也是联盟里赫赫有名的,我向您保证质量绝对……咦,还真巧了。”

她上下打量着我:“您就是龙星人?”

“什么叫就是……还有龙星人是啥玩意?”

“哦抱歉,刚才真是失敬了,还请您不要见怪。”玛利亚温柔地笑了,“龙星人很早就开始对广袤宇宙的探索,直到今日还有很多像您一样的开拓者在太空中漂流,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对于你们这样勇于开拓的先行者,不光联盟,我个人也非常尊敬,所以就像联盟规定的那样,只要见到这样漂流的人,我们都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全力施救。”

“要不是这样老子刚才直接撞死算了。”胖子嘟嘟囔囔,“谁闲着没事留个目击者活口。”

喂你是警察吧,不要说这种犯罪分子调调的话啊!

当然我没有真的喊出来,毕竟眼下这种情况还是少说为妙。他们似乎一根筋地认为我是那个什么“龙星人”。我有想过否认,不过看这胖子警官的态度,如果我不是受什么联盟规定保护的龙星人,他十有八九就要将我就地灭口以绝后患。

想想还是活命要紧,我最终还是选择性无视了他的话。

“这次是一场执行公务途中的意外。”玛利亚介绍说,“我们这次航行主要是为了追捕一个星系级的恐怖分子,阻止他的计划。据说他将要潜入银河系猎户臂古尔德带某处的一个高能人造类星体,引爆那里面隐藏的能量从而引发更大规模的连锁反应。一旦被他得逞,危害范围恐怕要波及半个银河系。”

“时间非常紧迫。”胖子警官此时竟然也是一脸严肃,“对方很狡猾,这一路上我们已经把探索范围张到最大,但还是很难捕捉到他那反物质飞船留下的痕迹。所以我们虽然速度上有优势,但在锁定目标前只能沿着大致的方向追,确保不被甩掉。这种状况下留给我的时间却很有限,只有不到五个宇宙时了!”

他说得紧张兮兮,我也大吃一惊,都顾不上先问“宇宙时”究竟是多久:“五个宇宙时后银河系就会怎样?”

“银河系我不清楚啦,不过我要准时下班啊!”

“喂……”

我搜肠刮肚想找点词挖苦这个死公务员,这时玛利亚忽然惊叫一声扑向墙角,仪态全无。她跪在那边一台仪器前,两只兔耳朵忽然“噔儿”一声绷得笔直,脸上泛起兴奋的红晕。

“警官,有反应了!”她高兴地说,“检测到残留的γ光子,他确实曾经从这里经过,航线很快就能绘制出来!”

“啧……”

听到这好消息,胖子警官的脸上反倒露出痛苦犹豫的神色。之前说得那么紧急,我原以为他会立刻下令追上去,但现在看,似乎还有别的事情让他拿不定主意。

转念一想,原来如此。

看他这样子多半是在纠结我的问题。按玛利亚说,联盟的规定是把找到的龙星人安全送回家,可他们若是继续执行追捕任务,情况瞬息万变,有可能把我这个无辜的人卷入危险中。

是要拯救几个星系,还是要维护一个平民的安全,看得出这个道德困境给这位警官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毕竟是人民卫士啊,想到这里我心中顿生敬意,不禁拍着胸脯说:“没事,罗警官,我自愿协助你们参加抓捕任务!”

“哦……”

他忽然看向我,脸上的表情从迷茫到恍然大悟再到欣慰,连带着这个简单的哦字也拖着变了三次调,最后定格在幸灾乐祸的调子上。“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有底了!”他笑着用那胖乎乎的爪子拍了拍我的肩,转头对着玛利亚下了命令:“准备进入全速航行模式,追!”

玛利亚在仪器上设定了什么,然后就急匆匆跑得不见人影。我正感觉奇怪,胖子警官那手已经搭在我的肩膀上,锁得我脱不开身。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操作,这周围的景色忽然一变,我们瞬间转移到了另一个房间里。这房间中央已经竖起一大一小两个舱体,里面灌满了深红色的液体,从外面看进去仿佛还有种奇妙的粘稠感。

看这尺寸,这两舱体多半是给我和胖子警官用的。

“深海舱。”胖子介绍道,“里面的液体主要是为了缓解加速度对身体造成的损害。全速航行时如果没有进入深海舱,驾驶员很容易受到单方向多个合力的挤压,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但体内其实已经被这股力量搅成一团。”

他压低了声音,说得阴森可怖:“死状非常凄惨。”

都说成这样了,我也只能进去。这液体带有某种胶体的特性,触感柔软,温度只比体温稍低一点,躺进去后凉凉的倒还有点舒服。只是在这深海舱彻底关上前,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对了罗警官。”我问道,“有了这个深海舱,一会加速的时候就不会被加速度压得生疼了吧。”

“呃……不算吧。”

他吞吞吐吐,但还算给了个让人满意的答案。我安心地点了点头,闭上双眼。可谁知这回答原来还有后续。

“不过会很痛苦。”

“这他喵的跟疼有什么区别!”

“疼可以忍。”

他一脸严肃地说:“不过这回想到还有你也在受着这罪,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没等我找到合适的脏话舱门就关了,加速很快开始。时至今日我一直不想再去回忆当时的感觉,如果你非要问,我只能咬牙切齿地答你一句:

爽翻了,快去试。

 

 

3

坐车坐到吐的经历我有过不少,但这回算是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吐无可吐。当我从深海舱里挣扎着爬出来时,想象之中那幅“公安民警成功抓获在逃犯罪分子”的新闻画面并没有出现。胖子警官和玛利亚正一脸严肃地站在前方,各自操作着一个仪器。数不清的光束在舷板前方纵横交错,引爆一个又一个的灰色光点。

“什么情况,人还没抓到?”



太空异闻录(下)http://www.wcsfa.com/scfbox-4487.html 




(科幻星云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喜欢 4 收藏 0 评论
分享

精华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0/140
*
由创企科技提供成都网站建设.成都网络营销
Copyright 2011-2015科幻星云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4304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120098

登录科幻星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