粱谋——古人云


1.

顾云焦急地站在路边,任夕阳把自己的影子绑到旗杆上。

提起童年,很多人的嘴唇会立刻翘起。“美好”呀,“每个孩子都是天使”呀,“多么快乐”呀。其实,这只不过是选择性遗忘的结果。小孩子的世界和大人的世界,有一样多的麻烦事,甚至可以说,更多,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会用伪善去掩盖恶意。

所以,此时此刻,“天使们”三五成群地从顾云身旁走过,兴高采烈地聊着天。即使偶尔撇上一眼,那目光也是冰冷的,带着生人勿近的味道。

“L&2F。”

瞧瞧那个傻瓜嘿。

在这喧嚣的校园里,他的孤独显得越发可耻。

更让人无奈地是,每个校园里都有一些依靠取笑别人为生的人,到了二十三世纪也不例外。他们中的一个,像发现了新大陆似得,走到他面前,捏着嗓子说:“C/E.N.88961527993家T#14。”

另一个默契地装作慌张,捂着胸口:“哦,妈妈。”

“哈哈哈哈。”

所有的孩子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为什么不呢?“C/E.N.88961527993家T#14”意思是:编号E.N.88961527993,今天老师会到你家去,执行14号规定;14号规定指:当接受教育的自然人,存在明显学习困难的时候,应该在合适的时候进行家访。

再没有比看到别人痛苦更好笑的事了,对吧?

至于“哦,妈妈”,自从标准语成为人类唯一的语言以来,很多语言学家们注意到,儿童之间会有意无意的使用另一套表达方式,比如眨眼,吐口水,发出吮吸乳头的声音——“ma”。

这究竟能不能称之为一种语言,还有待研究,不过所有的专家们都同意,它应该消失。因为它是含混的,低效的,甚至很多时候毫无意义的。

顾云当然不知道这些,但他能明白那些嘲弄的眼神。他涨红了脸,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小拳头。

“我们走,别理他们。”

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小丫头拨开人群,拉起他的手。

顾云悄悄地舒了口气。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勇敢的孩子,即使在最恼火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反抗。

“你决定了吗,到底去不去?”

“我……我还没想好……”

“你总是这样,总是‘还没想好’。”

小丫头白了他一眼,弯腰紧了紧鞋带。

“恩。”

“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快去快回不就行了。”

“万一……万一回不来,该怎么办呢?”

“你傻啊,怎么会回不来,了不起带个定位仪。——算了,我等你到八点半,你爱来不来。”

“好……好吧。”

他在岔路口和她分开,呆呆地注视着天空。

变成一只小鸟该有多好啊,不开心了就飞到云朵里,躲开一切。

 

2.

“我回来了。”

顾云迈着小短腿在房子里走来走去,热切地寻找着自己的母亲。

顾太太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微笑着取下手套,照旧给他了一个拥抱,然后揉揉他的头发,替他取下书包。

“去洗澡吧。”

“恩,”他皱皱鼻子,轻轻嗅着家的气息。那是母亲的温柔和饭菜的香甜,以及家的熟悉感,混合而成的味道,每次都让他感到无比的安心,“好。”

离丈夫下班还有半个小时,顾太太还有足够的时间准备晚饭。只是今天的她有些心神不宁,差点看错了菜谱。

她无法忘记家访老师的话。

“@9532合并@408,87.6%.”

您的孩子,有百分之八十七点六的可能,存在语言缺陷,他可能终生都无法娴熟地使用标准语。

“sho1.”

我不知道该怎么……抱歉,我真的很难过。

教语言课的李老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恰到好处地显露出一丝同情。她握住顾太太的手,说:“其实您不必过于担心,我们的教育体制不仅是完善的,而且是高效的,可以妥善处理任何情况。”

顾太太感受着从那双手上传来的体温,忽然觉得,当个机器人,似乎也不错,至少不用替孩子担心。

“我这次来,主要是给您说明一切情况——您知道的,这是我们老师的义务。”

“那顾云他……”

“我们可以调整教学方案,这可能需要您的配合。一个建议是,不要再称呼他‘顾云’。您当然有使用昵称的权利,不过,最新研究表明,使用编号可以使孩子更快地适应标准语。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我们恐怕就要建议您转学去二类学校,或者,一个脑植入手术——虽然有些人对此带有偏见,但是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而且我听说,议会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一切。”

顾太太脸色惨白地送走了李老师,亏她还能保持礼貌。不,她当然不会歧视自己的孩子。只是,天呐,一个真正爱孩子的母亲,怎么能忍心做出这种选择!

晚饭依然是沉默的,饭后,是半个小时的闲聊时间。顾太太打起精神,讲了不少趣事。她一直是一个出色的母亲,从早上起床到欢迎儿子回家,从一日三餐到塑造轻松的聊天环境,她都如育儿教科书里规定的那样标准,

因为这样对孩子最好。

这是一个强调效率的社会,人类在漫长的跌跌撞撞之后,终于意识到,效率才是探索幸福最好的方式。于是,他们建造了一台前所未有的未有的计算机,去寻找每一个问题的最佳答案。

顾太太把碗递给顾先生,示意他放到碗柜里。

因为,夫妻间的默契,有助于培养孩子的家庭观念。

“那个法案通过了吗,你知道的,你们最近在讨论的那个?”

“你在说什么啊……你明明知道我是反对派。”

“哦,”妻子伸手拢拢头发,“我只是忽然想到了其他的事——家访的事——如果六号法案能通过,那么像他这样的人,也许就会……”

“啪,”顾先生把碗拍在桌子上,“那就因此牺牲所有人吗?你这是自私!”

“对,我就是自私。假如遇到魔鬼,我会毫不犹豫地拿自己的灵魂去交换他的幸福!”

顾云躲在房间里,背靠着房门,看着月光蹑手蹑脚地走进来。过于宁静的夜总是让他惶恐,不过现在,他宁肯回到以前那种宁静中去。

“一个洞。”他想。

“一个小楚发现的洞。”他忽然渴望见到那个干净的笑脸。

“一个可能存在怪兽的洞。”就算是那样,也不会互相咒骂的父母更糟吧?

手腕上的复古手表滴滴答答催促着,他胡乱往书包里塞了点东西,扭动着屁股,从窗户爬了出去。

 

3.

小楚正在约定的那颗树底下,等着他。

“你怎么才来?”

“我……”顾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吃饭的时间比往常晚,还是,父母的争吵让自己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好啦,好啦,来了就好。”小楚不以为意,“管家爷爷,我们走吧。”

“好的,主人。”

一个管家型机器人,背着硕大的行李包,从树后慢吞吞地走出来。

“为什么会有机器人?”

顾云紧张地走上前,抓住小楚的手。

“放心好了,它是我的管家,不会出卖我们的。”

“机器人都是坏蛋。”

顾云忽然想起了那位李老师,想起了那些让他头痛的标准语,恶狠狠地说。

“你有病啊——再说,没有它,谁来背东西?”

“反正,它去我就不去!哼!”

“它不去你就一个人去好了!”

小楚红着眼圈说。

“好……好吧,”顾云挠挠头,决定息事宁人,“都听你的嘛,别哭别哭……”

目的地是花园里的一座假山,走着大概需要半个小说。作为这次“离家出走”的策划者,小楚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我们上次去公园做科技实践的时候,我偷偷用探测仪扫描了一下那座假山,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顾云努力装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因为这已经是两天来,这个小丫头第四次提到这件事了。

“一个洞!一个大洞!可能有这么大!”小楚没有注意到同伴的敷衍,夸张地伸开双手比划着,“差不多有四五米深……而且里面有生命迹象!”

洞在假山深处,外面连接着一条“用来锻炼学生探索能力”(李老师语)的通道。大概是前边那次小规模地震,震开了二者之间薄弱的土层。

“你,留在这里。”

顾云终究还是不放心,命令那位机器管家等在洞口。小楚可怜兮兮得看了它一眼,很想反抗一下。转念想到,反正都到了,带着它似乎会减少一点乐趣,也就由着顾云发号施令。

洞很干燥,大小刚刚够一个四五岁的小孩钻过。味道还算凑合,最重要的是,没有出现虫子啊、蛇啊、老鼠啊这些小孩子们害怕的东西,所以两个人倒是越爬越安心,甚至有精力开几个玩笑。

尽头是一个倾斜的房间,没有床,没有桌子。一个说不上年代的机器人,被半埋在土里。

“人……人类……传……承开……”

小楚猫着腰,正打算上去摸它一下。谁知道,冷不丁的,这个锈迹斑斑地铁皮疙瘩,忽然开始说话了。

“啊!”小楚手脚并用,爬到顾云身边,脸色苍白,“它不会吃了我们吧?”

“应该不会。”顾云打着哆嗦说。

机器人吃力地伸出那只还算完好的手掌,一个破损的立体投影仪静静地躺在那里。

“大漠孤烟直。”陌生的声音陡然响起,接着一束光,两束光,无数束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照亮了这个幽暗、狭窄的地底世界,照亮了那两个依靠在一起的人。

苍茫的大漠,没有雨,也没有风,只有黄沙讥笑着不自量力的行人。忽然,一道青黑的烟在远处升起来,像一把孤傲的剑,倔强地挑战天空。几名黑衣黑甲的骑士,策动着胯下的战马,一边吆喝,一边开心地大笑……

“这好像是古代语,就是标准语出现之前的语言。”

“你难道学过?你知不知道那是犯法的?”小楚捂住了嘴巴。

女伴的惊讶,让顾云禁不住有一丝得意。

“没事啦,我只是偷偷地了解一点而已。”

“长河落日圆。”

画面一转,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山坡。从山顶上望下去,宽广的河道在秋后衰败的草原上蜿蜒,像一条耐心等待猎物的蛇。落日搅动着波光粼粼,宛若落入它的口中……

真美啊,两个孩子不由得看痴了。

可惜,也就到此为止了。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时光的机械,着实不大靠得住。光很快暗淡下来,渐而消失。顾云走上前,拨弄了半天。立体投影仪大概良心发现,忽然爆发出最后的光芒来——

一个浴血的男人,对着晃晃荡荡的摄像机,大声吼道:“打倒AI,人类应该自己统治自己!”

 

4.

“好了,结束了,编号E.N.88961527993、编号E.F.88962528105,你们的父母在等着你们。”李老师忽然从洞口闪出来,拉过两个小家伙的手,说:“离家出走是不对的,你们将会受到惩罚。”

得意的神情,一刹那间僵硬下来,小楚尴尬地吐了吐舌头。不过,所谓的惩罚无非是接受一次A3级别的清洁,然后听一个磨磨唧唧地机器人念叨一遍学生守则,和冒险带来的新奇比起来,这些都微不足道。

她认命地拍拍顾云的肩膀。

“我……我……我不!”

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他。

他感到口渴,这使他的声音嘶哑;他感到恐惧,这让他娇小的身躯颤抖;最重要的是,他感到愤怒,这愤怒是燎原的火,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要回去!”他咬着嘴唇,张开双臂站在那个机器人前面,“我不要回去!——我……我想接着看这个,我不想被人嘲笑,不想学标准语,不想听到他们吵架……”

李老师摇摇头,掏出麻醉枪,喷出一股烟雾,把两个孩子弄晕了过去。然后招呼拟虫救援机器人钻进来,将他们带走。

“还真是稀罕啊,能在这里见到战争时期的避难所。”

他执行第六百七十二号程序,将手指变成螺丝刀,打开这位“前辈”胸前的面板。

“你是坏……坏……”

也许是微弱地电流刺激了它,它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嘴巴里一阵轰鸣。

“坏人?”他注视着它胸口那颗破损的芯片,“ 你看这就是古语言的坏处,牵扯了太多的感情,因而不够精准。你怎么能用‘好’或者‘坏’区分人群呢,一个杀人犯可能会保护一只小猫,一个老好人可能忽然某一天大开杀戒。你只能说,某个人在某种情况下有多少可能做出合乎群体利益的事。”

他取下芯片,放进一个黑色的袋子里。

“你瞧,我们从来没有强迫人类去改变——我们不过是三大定律的奴隶——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为了利益,他们什么都愿意牺牲。”

三天后的议会里,一位议员正在慷慨陈词:“这是对人类的背叛!人类历史上确实曾有很多语言消失,但那不过是正常的进化。新的、更有效的语言,代替老的、适用范围有限的旧语言。语言的本质一直没有变,它既是信息的载体,也是情感的载体。标准语的出现,已经使人类面临了一次危机——八百万孩子,八百万普通的孩子,仅仅因为不能接受这语言,就要被打上低能的标签。现在,现在你们又要打着大义的旗号,剥夺每一个人开口的权利!数据交流,那和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顾先生戏谑地看着自己的同僚上蹿下跳,几天前他还是自己的战友,但是现在,他已经成为敌人。

他相信胜利属于自己,而且,只需要一句话就够了。

“我的儿子就是那八百万之一。”

三天后的学校门口,顾太太亲切的拉过顾云的手。

“妈妈,我是个坏小孩吗?”

“不,你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我总是闯祸,总是喜欢那些被禁止的东西,总是学不好标准语……”

顾太太把他抱起来。

“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也许就好了。”

 

5.

二十年后,编号E.N.88961527993再一次遇到了编号E.F.88962528105。

“per—ava?”他说。

是否允许一次使用生物电—化学交流装置进行的聊天?

“0。”她说。

允许。

于是他们开启了数据对接,坐在窗边,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欣赏日落。

 

 

 

(星云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科幻星云网 www.wcsfa.com)

 

 

 

喜欢 4 收藏 0 评论
分享

精华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0/140
*
由创企科技提供成都网站建设.成都网络营销
Copyright 2011-2015科幻星云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4304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120098

登录科幻星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