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书——龙吟于野


1、

无边的旷野上,有龙在长吟。

脚下的大地随着龙吟剧烈震动,房间的壁灯一阵明灭,映照着长桌旁边一群人表情的复杂变化。

房间的窗户旁,神色恬静的小女孩正在给花浇水,听到龙吟声,她望向窗外,无暇的眼眸倒映着外面诡谲莫测的夜空,有电光如幽灵般在地表之上窜动跳跃,然后又消失复归平静。

在这无垠的黑暗中,只有暗淡的光芒勾勒出这个只有几百户人家的小镇的大致轮廓,每夜灯亮的时间都严格控制,她听大人们说过,这是为了节省能量。

小女孩轻轻哼着歌,像是在安慰那些正孕育盛开的花朵。

“我们的能量快枯竭了。”

坐在长桌首位的镇长放下烟斗,环视众人。

“这里的地热能已经利用的差不多了,其它的能量采集系统也已经在频繁的震动损坏,没法修复。”镇长继续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绝望的气氛弥漫开来。在这个聚集几千个人的小镇里,他们已经世世代代生活了很久,但是以前的历史却模糊不清,他们不清楚小镇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也不清楚龙的来历,他们甚至都未曾见过龙真正的模样,只是在代代相传的故事中描述着它的恐怖,它的强大。这些年来,每年都会有自告奋勇的勇士去屠龙,但是无一幸还,而龙吟的频率却一年年增加,龙已经完全将他们围困在这不大的土地之上。

一代代居民的生存已经耗尽了这里的资源和能量,难道他们终将无比避免的返回到原始时代吗?

门突然被推开,众人回过头,看见一个老人走了进来。

“爷爷。”小女孩欢快的迎上去。

老人爱怜地摸摸小女孩的头

“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吗?”镇长站起,有些恭敬又有些疑惑地问。

老人面色苍老,但身形却未有丝毫佝偻,浑浊的双眼中似乎蕴含着无尽的风霜和智慧,他裹着一个巨大的斗篷,将身体笼罩在里面,像是古老的巫师。这个老人有着不亚于龙的神秘,他一直生活在这个镇子里,似乎比所有人都年长的多,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他却一直在维持着镇子机器的运转,他很少和别人交流,总是站在镇子最高的塔楼上望着远方冥思,只有小女孩偶尔会和他说几句话。有人说,他来自于那个龙诞生的时代,也有人说,他是这个镇子的第一批建设者。

“我会去找它要能量。”老人缓缓却清晰地说。

“谁?”有人问。

“龙。”老人回答。

  

老人牵着小女孩的手,背后背着一把长剑状的机器,他们沿着街道缓缓走着,背后是居民们包含着期望或是绝望的目光。

小女孩抬头看着爷爷,他就像是一个即将出征的勇士。她想起第一次爷爷把他带到最高塔楼时的情景,爷爷静静站着看向远方,如同深思的雕像。

这时龙吟响起。

“你害怕龙吗?”爷爷突然问他。

“不怕。”小女孩说,“因为有爷爷在啊。”

“你应该感到害怕。”老人微笑,“畏惧让人成长。”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头。

“爷爷,那龙会害怕吗?”小女孩突然问,指着外面,那里是龙的领地,到处都是钢铁的尖刺,森然林立,一望无际。

“你为什么这么问?”老人蹲下看着小女孩的眼睛。

“因为它的声音听起来很孤独。”小女孩认真地说。

老人的表情刹那愣住,心绪似乎有很大的起伏,片刻后他摸摸女孩的头,欣慰地笑起来。

 

“爷爷,这个给你。”

老人告别所有人,准备踏出镇门的时候,小女孩递过一包东西,老人接过,巴掌大的纸袋里散发着淡淡的微香。

老人亲吻女孩的额头,毅然站过身,大步走出村子外面的磁能屏障网,展现在他面前的钢铁的荆棘森林,里面依稀露出一些人类的骨骸,这些骨骸指引出一条道路,通向远方,在这条路的尽头,有一条永远无法被打败的龙。

小女孩不断挥着手,直到老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钢铁丛林之中。


2、

冷风吹过,老人紧了紧斗篷,缓缓走在这条他或许早就该踏上的道路。

沿着崎岖的钢铁道路,老人走到一个巨大的裂缝前,裂缝下面,有幽暗的光芒隐隐透出,裂缝的四周,有如鳞的纹路规则地向外延生开去,遍布大地。

老人没有迟疑,纵跃而下,在半空中,斗篷中突然闪过一丝光亮,老人的身影瞬间进入了光学隐形状态。

他无声无息地落在地面上,抬头望去,这是一个无比巨大却又平整光滑的洞窟,电流在各个表面流动,流向洞窟的深处,在那个方向,他似乎听见了龙酣睡时的鼻息,但是他知道,这条龙并没有鼻息。

这时探测镜中显露出龙头的轮廓,如同山一般横立当中,它表面质骨嶙峋,每一个线条都带着锋利的锐度。

老人慢慢走近,靠近它的下巴,缓缓举起背后的剑,就在剑就要刺下的那一瞬间,龙巨大的眼睛突然睁开,眼珠瞬间移向他所在的位置。

“凡人,你为什么要来送死?”

龙的眼中一道一闪即逝的光芒,破坏了斗篷的电路,老人顿时暴露在外,无所遁形。

周围的墙壁中突然伸出几百根钢刺,全部指向老人,他无路可逃,甚至连动一下都会被尖刺戳到。

龙张开口,里面蕴含着慑人的雷电,那是达到几百万摄氏度的高温离子团。

“人,你不该挑战我的尊严,我赐予你们卑微的生存,你们为何又不懂得珍惜,一次次来挑战我的耐心。”龙的声音却回荡在整个空间,“只要我愿意,顷刻间就可以将你们化为尘埃。”

“这我很清楚。”

老人扯下斗篷,露出半个机械的身体,机械和肌肉结合在一起,维持着衰老身体的基本运行。

“那你为什么还要做这种愚蠢的行为?”龙头微微抬起。

“我只是想临死之前来听听你的故事。”老人平静地说,“这么多年了,人们只知道你是一条龙,一条恐怖的龙,可是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你的过去,忘记了你为何独自在这里夜夜怒吼。”

龙凑近过来,老人在巨大的眼睛中看见自己渺小的身影。

“你也很想向人倾诉吧。”他说,“在你每晚的吼声中,我听到了不甘,告诉我你的故事吧,龙。”

龙的瞳孔放大,这番话似乎打动了它。

“有趣的凡人,只是我怕你承受不了我的故事。”

“不尝试下怎么知道呢?”老人说,“作为交换,我会给你一个另外的故事。”

“有趣,我已经很久没碰到这么有趣的人了。”龙头猛然升起,掀起一股劲风,“那么我就小小满足一下你的临终遗愿吧。”

老人四周的尖刺开始发生形态变化,形成发光的线路连接在老人的头部。龙的眼中陡然出现纷繁的影像,那是过往的岁月在其中奔流狂涌,这些影像化作数据流,通过线路涌向老人的脑中。

老人的意识瞬间淹没在这些数据的狂潮之中,他进入到了龙浩瀚的记忆之中。

 

3、

“我们一起去征服太空吧,龙。”

在龙最初始的意识中,这句话开启了它的生命。

它睁开眼,看见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举起自己,开心地旋转。龙举起翅膀看了看,外表粗粝,细节却是无比精巧。周围是一个拥挤的房间,堆放着各种奇怪的设备和杂物。

龙张开嘴,发出它拥有生命来第一次吼叫,没有任何声音,那时它还没有声音模块。

“我就是创造你的主人哦。”少年拍拍它的头,“以后你就叫做龙吧。”

龙想飞起来,拼命煽动翅膀却只是在原地打圈,主人在后面哈哈大笑。

 

龙发现,主人喜欢读各种各样的故事,最喜欢的是冒险故事,他经常想象自己是一个骑士,勇敢无畏的骑士,惩恶扬善,解决各种奇怪的危机,遇上各种特色的姑娘。

“宇宙是充满无数神奇的地方。”主人一边焊接着它的身体一边哼着歌,“我会成为骑着龙的太空骑士,我将会征服一个个的星球,世人将会传颂我的传说,姑娘们将会为我疯狂。”

在这个不成调的歌声中,龙总会抬起头,好奇地看着城市里有些灰暗的天空,似乎不明白那里有什么好探险的。

主人夜以继日地改进它的身体,给它灌输各种奇怪的知识,告诉它什么是龙,告诉它星空的浩瀚神奇,告诉他自己征服太空的计划。

龙的身体构造不断变化着,日益精密,它的意识也不断增强,能够理解更多复杂的东西,它的眼睛能够看到云层后面更多的东西,它似乎有点明白主人为什么想去太空了。

终于在那天,龙的影子划过城市的上空,伴随着骑在它上面的主人的欢呼。

“看啊,龙。他们在为你欢呼。”主人大声地叫着。

龙转过头,看见周围高楼的大荧幕上都是自己和主人的身影,下面是无数的闪光灯和众人惊奇的目光。

很快有公司找上了他们,演出、展览、广告,主人骑着它的姿势一时风靡了整个世界,龙骑士,他们这么称呼主人。虽然主人抗拒这些,但是他需要金钱来进一步改进自己。

龙原以为他们很快就会达到最初的目的。

但是有一天在某个拥挤的展览结束后,龙载着主人飞行的时候,却突然失控,撞上了一幢大楼,造成了严重的伤亡。

主人并没有责备它。

“你只是中了病毒而已。”主人抚摸着它的伤口说。

虽然他们付出了高额的赔偿,但是情况急剧恶化,舆论开始指责主人是精神失常的少年,制造出了精神失常的恶龙。他们被到处追逐。

主人牵着它整日流浪,风餐露宿,但是主人的笑容和梦想却未褪去半分,龙也努力的自我学习,为了主人的梦想。

情况却越来越严重,那一天的雨夜,在垃圾场,它和主人被十几个黑衣人围住,主人被他们围殴,而龙则被电锯和电棍拆解。

虽然它没有痛觉,但是它却感受到无比愤怒的疼痛,为它和它的主人。

黑暗中,它听见有人一遍遍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数据的火花亮起,它微弱的意识触碰到周围的各种电子器件,这巨大的垃圾场给它提供了大量的资源,它融合了所有可能得到的东西,强烈的求生意识不断激荡,在最肮脏的地方它得以涅槃重生。从那些人恐惧的眼睛中,它看见自己庞大的身体从垃圾堆中站起,带着一头龙真正的气势,一声怒吼,定向声波直接震死了那些呆木的黑衣人。

“主人,你没事吧。”

“龙,你终于能说话了。”浑身血迹的主人抱着它哭了起来,然后又开心大笑。

从那之后,追捕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大,他们只有彼此相依。

一人一龙,开始对抗整个世界。

龙飞速的进化着,它连接进入了整个互联网,智能呈几何级上升,它搜集所有各种可能的资源来来一步步改进身体,变得更加巨大,更加地智能。

但是站在自己头顶的主人的笑容却每天在减少。

“我只是想进入太空啊。”少年总是会默默低语。

“很快我就会进化出能够进入太空航行的系统了。”龙说,冲过追捕他们的直升机和坦克。

他们已经无法停下,因为停下就是死亡,龙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城市,人类的势力不断退缩,原本渴望成为骑士的那个人却成为了所有人惧怕的魔王。

龙很快自我制作出了进入太空的离子引擎,但是在他们即将进入太空的前一夜,主人却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

龙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和愤怒之中,它恐惧在没有人给它前进的命令,它愤怒主人为什么会丢下自己,终于,它变得更加疯狂。

人类远远不是龙的对手,呈指数进化的龙甚至拥有核弹都无法摧毁的外壳,它终于证明了龙这个字所包含的原始恐惧。

经过两年的对抗,人类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基地里面的几百人,而它早已经变得不可想象的强大,它的眼中只剩下毁灭的冲动。

人和龙最后的决战不可避免的到来,它轻而易举地踏入了最后那个基地里面,那些弹药在身上只能碰撞出微弱的火花,它举起爪子,阴影笼罩了最后绝望的人类。

这时一个人驾驶着机器冲了出来,抗住了巨爪的冲击,但是里面的驾驶者和机器破碎混成了一体。

龙却停止了攻击,那一瞬间,它认出来,地上那个血肉模糊的人是它消失的主人,是那个眉目清秀,却已经长大的主人。

“我们一起去征服太空吧。”龙俯下身,说,“我一直在等着你,主人。”

主人抚摸着龙的头顶,微笑一如以前。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他轻轻的说,然后停止了呼吸,死亡时却是面带微笑。

龙在那一瞬间突然从空中跌落,激起一层尘土,似乎是被某个重物牢牢压住。

一个女人疯狂地跑了过来,一路跌倒。

龙的悲鸣声震彻苍穹,他张口巨口,吞下了主人的尸体,沿着大地向前艰难地爬走,后面跟着那个疯狂的女人,却永远不可能追上。

 

4、

影像如潮水般褪去,不留丝毫痕迹。

老人从思维的海洋中跌落现实,他的身体有些经受不住这种神经的强烈冲击,额头冒出虚汗,他靠在墙壁上,大口喘气。

“一个很好的故事。”片刻后,老人慢慢恢复平静。

龙俯瞰着他,带着无上的睥睨,但其中却也包含着一丝好奇。

“凡人,你竟然能承受这样的情绪,这说明你也曾遭受过和这种程度差不多的悲伤,说出你的故事吧。”

老人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手工烟点起,烟雾缭绕中,他的表情透出一种岁月的沧桑。

“龙,答应我一点,故事讲完之前不要打断我,可以吗?”老人说。

“只要它足够有趣。”龙说。

“当然有趣。”老人吐出一口烟,烟雾缭绕,有如岁月弥漫。


5、

“很久之前,有一个小男孩,他和你的主人一样,从小着迷于太空的浩瀚神奇。他那时只是一个很穷的乡下小孩,总是在放牛的时候在星空下的山顶上睡去,在梦里他乘着光速的飞船,在太空中经历一段段奇异的冒险。

可是他从不敢说出自己的梦,他怕被所有人嘲笑,他只有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在商业的社会中摸爬打滚,最终有了完美的事业和家庭,却也成为了一个庸俗的男人,忘掉了他孩童时的梦,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很多人和他一样,小时候有着同样进入太空的梦,却随着长大无奈选择遗忘。”

老人的眼神显得无比悠远。

“但是有一天,一个少年找到他,狂妄而带着激情地站在他的面前,说他想造一条龙,想骑着它征服太空,希望男人能够赞助他。”

龙的身体微微颤抖。

“男人似乎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但是他却拒绝了少年的请求,或许是因为他觉得少年只是个骗子,或许是少年让他想起了小时候那个懦弱的自己,那个不敢说出梦想怕被嘲笑的自己。但是男人的女儿却被打动,暗地里提供了很多技术和金钱的帮助。

“谁能想到,那个少年终于造出了龙,看着他骑着龙飞过天空,男人却只是嗤之以鼻,以一个国家的力量都不能轻易让人进入太空,更何况是一个小孩。

“但是谁也没想到,龙的出现却带动了一股商业的热潮,当那些股东知道那个少年曾经找过他而被拒绝时,男人的地位更是受到了质疑。”

“男人陷入了疯狂,或许是因为自己深爱的女儿的背叛,或许是因为少年动摇了他的利益,或许只是疼恨又一个人和他一样忘记了最初的梦想而被世俗所击败。所以他雇人在一次活动中在毫无防备的龙体内植入了一段病毒。”

急躁的电流在龙的眼眸中跳动,但是它依然保持着安静。

“一切果然按照计划,龙成为了真正恐怖的象征,它带来了死亡,也带来了世人的憎恨,他原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却未曾预料到,龙竟然涅槃重生,变得如此的不可抵挡。”

老人完全沉浸在故事之中,似乎没有觉察到周围杀意的激增。

“龙强大的力量让各国头痛无比,甚至联合成立了屠龙部队,但是却依然不能阻止龙疯狂的步伐。男人惶惶不可终日,他明白掌握力量的欲望会彻底改变一个人,就像自己被金钱改变了一样。他害怕有一天少年会找他复仇,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来的不是龙,而是屠龙部队,强迫女儿为诱饵来引诱那个少年的出现。

“那天,少年竟然只身一人出现在陷阱之中,他和女儿牵着彼此的手站在最高的楼顶上,坦然面对着周围全副武装的部队。少年说,他希望自己能够赎罪,请大家停止对龙的猎杀,龙可以带着愿意的人进入太空之中,再不回来。他举起手,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要进行什么攻击的时候,一幅立体的星空图笼罩在整个人群中。

“面对着栩栩如生,浩瀚神秘的星空,所有人都暂停了动作,站在后面的男人那一刻终于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这个少年始终未曾改变,依旧是那个仰望着星空的少年。“

那一瞬间,男人也似乎变成了小时候的那个小男孩,牵着牛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的小男孩,天真而美好。

“可是星图消失后,所有人依然恢复了平时的面孔,开始诅咒他,少年那一刻露出疲惫的笑容,你们只是还没有准备好,少年笑着说。

“少年转头对男人的女儿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吞下一个东西,昏倒在地。”

周围的颤抖变得更加剧烈,没人能读懂龙此时的表情。

“人们冲过去才发现,少年吞下去的东西完全清洗掉了他的记忆,他们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在女儿的哀求下,少年得以保命,但他从此变得痴呆,却总是喜欢看着星空,看着星空中的那条龙,说他好像知道那条龙在想什么。”

“后来呢?”龙的声音也开始颤抖。

“后来,那条龙闯入了基地之中,那个少年被龙失误杀死,而男人的女儿也终日以泪洗面,半年后便郁郁而终,在女儿的墓碑前,男人深深悔悟,是自己的嫉妒和仇恨造成了这一切,毁掉了人类,毁掉了所有人的梦想,可是,一切都来不及挽回了。”

一声悲愤凄凉的龙吼震动着洞窟,龙眼的光亮陡然增大百倍,如烈日般灼烧着老人的身体。

“蝼蚁,你这个毁了一切的蝼蚁。”

 

6、

老人想站起身,却在震动中站立不稳。

“几百年了,你怎么会还活着?”龙怒吼。

“因为我一直在用机器改造自己的身体。”老人平静地说,“只为还有人能记得那个故事。”

洞窟的墙壁上长出一根极细极细的刺丝,迅速扎进了老人的体内,带着血迹从胸口刺出。

“你为什么胆敢出现在这里?”龙的威压笼罩着老人,仿佛随时能将他摧毁。

“为了赎罪,为了告诉你一些真相。”老人在疼痛和高温中咬牙坚持保持着清醒,“你主人的消失并不是他抛弃了你,而是他想救更多的人,和我一样的人。”

“他为什么那么傻?”龙仰天悲鸣,“竟然还想着给你们这些蝼蚁机会,你们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是啊,他真的很傻。”老人目光哀暗,“这也是他超过我们所有人的地方。”

“为什么他要清空自己的记忆?”

“因为他害怕被人从记忆中找到你的弱点。”老人说,“它希望你能活下去。”

“可是仅仅活下去又有什么用?”龙身体里的每一道电流都在诉说着无尽的悲哀,“在他亲手为我写的最底层的核心代码中,是载着他进入太空的命令,这是我最原始的欲望,是我一切行动的根本驱动力,但是他却被我亲手杀死了,我已经完全丧失了欲望成功的条件,所以在他死亡的那一刻,我丧失了飞行的能力,从此只能像虫子一样在地上爬行。”

从那之后,龙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龙,而是苟延残喘的虫。

血混着汗液浸染老人的身体,他已经处于濒死的状态。

“你知道这有多孤独吗?这么多年来,我不能进入太空,只能不断进化。我不停地和整个地球融合,将它的每部分都变成我的身体,我的心脏连接着地核,我的身体成为了大地,我就是这个星球,是这个星球诞生以来最高级最终极的生命。”

龙一声声的嘶吼,整个星球都颤抖了起来,火山爆发,大地开裂,海水汹涌。

“但是我却根本不可能飞翔,我就像是悬浮在这个无垠太空中一个渺小的虫子,没有任何的依靠,于是我陷入对太空深深的恐惧,终日躲在洞窟之中,不敢向外看一眼,这样的痛苦你能理解吗?”

长刺拔出,老人重重跪倒在地。

“我尝试过各种办法,我制造了各种航行器,可是它们一到大气层就会自我毁灭,我甚至用电磁波将自己的意识发射出去,可是最后只能归于混乱,我尝过千万次的可能,可是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因为我必须和他一起进入太空,这是我不可违背规则。”

龙的头重重地撞着墙壁,撞击着自己的身体,似乎陷入了某种癫狂,四周的电流紊乱起来,龙的思维陷入一场混乱的风暴。

这一刻,龙像是一个无助而疯狂的小孩。

在剧烈的摇晃中,跪在地上的老人吃力的扬起手,躺在地上的剑突然飞起,龙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剑顺着龙的下颚刺入,上面附带的病毒代码侵入到龙体内,龙头上的能量被剑急剧地吸收,在一声痛苦的悲鸣中,龙眼中的光亮瞬间熄灭,龙头重重砸在地上,四周的电流慢慢变得微弱,最终暗淡下去。

剑不断吸收龙体内的能量,开始变得无比光亮,片刻后已经充满。老人吃力地站起拔出剑,快速的在上面输入了几个命令,剑瞬间缩成一个扁球状,升到空中,然后急速朝着村落的方向飞出,他松口气,靠着墙壁慢慢滑倒。

这个时候墙壁上的电流又慢慢恢复过来,龙的眼睛再次睁开,墙壁之上又形成了另外的一个、两个,众多的龙头,一起嘲弄的盯着老人。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我吗?太可笑了,人类,我已经成为你们完全不能理解的存在,但是你们必须为这样的戏弄付出代价。”

洞窟陡然变得透明,老人看见周围的大地上出现了成千上万根几米长的尖刺,森然斜立,指向村子的方向,当这些箭雨落下,整个村落将化为乌有。

“现在是到了抹除你们存在的时候了。”

 

7、

风在这些尖刺的阵列中穿过,化成悲戚的呼啸。

“龙,你不能这么做。”

那一瞬间,虚弱的老人突然爆发出威严的怒喝,龙有点怔住,老人的气势竟然在这一刻完全震慑住了它。

“你不能毁灭他们,你需要他们,甚至超过他们需要你的程度。”

“你说什么?”众多的龙头一起看向老人。

“龙,你其实还有进入太空的可能,”老人断断续续地说,“而希望就在他们之间。”

龙头合而为一,变得更加的巨大,也更加的狰狞。

“你还记得你主人临死前的那句话吧。”老人说。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龙缓缓低语。

“这正是关键所在,你的主人自我清洗记忆前将这句话告诉我的女儿,让她每天不断对他重复,所以他才能告诉了你。他在这里面隐藏了最重要的信息,这是他留给你的。因为他知道,你终有一天会用到它。”

四周的电流开始向龙急速流动。

“这句话代表什么?”

“欲望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龙,你不明白吗?”老人露出微笑,“其实在最初的核心模块里,他并没有将携带的目标特定设为自己,而是以人统一的形象取代,可能他并不是想只有他一个人去征服太空,也或许只是没必须来进行特别的设定。”

龙的眼眸里出现它诞生那刻的情景,主人笑着举着它旋转,眼神中充满着憧憬。

老人勉力抬头,浑浊的眼睛仰望着龙。

“也就是说,你的欲望可以由任何一个人实现。只要你愿意,你带着任何一个人,就可以进入太空之中,当然,首先需要你的愿意,心悦诚服的愿意,这样才能刺激你最核心的代码。”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情感状态,人类通常把它称为。”老人微笑,“爱。”

大地的震颤更加剧烈,那是龙的心脏在加速跳动。

“龙,这就是你能够再次飞翔的唯一办法。”老人说,“难道你不想去追逐彗星,不想去沐浴恒星风暴,不想去挑战黑洞吗?”

“够了。”龙突然打断他,露出阴森的牙,“我怎么能容忍别的人骑在我的头上,你们这些卑微,肮脏的蝼蚁。”

“龙,其实你潜意识里也早已知道这唯一的办法,不是吗?你完全有能力毁掉所有的人类,但是你却一直没有这么做,这是因为你的潜意识在阻止你这种行为。”老人继续说道,“我也并不是一开始才知道这个答案,这些年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不杀光所有人类,直到一个小女孩才让我明白这些道理,因为她说你的声音中充满了孤独。”

龙陷入沉默,但是它的表情却依然隐藏不住内心的波涛。

每次在沉睡之中,它都会做一个噩梦,梦见其它的人骑着自己进入星空之中,它感觉到快乐,但更多的是耻辱。

它将这个耻辱的可能性封装在层层的数据冗余之中,它不允许这样的想法来玷污自己,但是作为一个逻辑的可能,每隔一段时间这种想法又会被自动计算出来,浮出它的意识层面,成为它的噩梦,如此反复,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龙都在会噩梦中怒吼长吟,而星球也会在这一次次的长吟之中颤抖。

龙突而大笑,却似乎又是在哭泣,一个如此智能的生命,却只能困囚在这广袤宇宙的这一方狭窄空间之中,无处可去,只能在噩梦中沉沦反复。

“给他们一个希望吧,也给自己一个希望。”老人抖索着手,拿出一个纸袋,上面沾染了血迹,“因为他们本质都和你一样,向往太空却又畏惧太空。”

老人打开包裹,那是一包花籽。

“这是那个小女孩送给你的,她怕你一个人孤单,平时的时候,她喜欢养这些植物陪着她。”

老人慢慢倒了下去,花籽散落一地。

“龙,就让我的生命作为整个人类对你的赎罪吧,”老人释怀地笑,“希望你能够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在最深沉的黑暗中,老人看见有点点的光芒亮起,那是小时候看见的最美的星空,一个个容貌出现在星空中,爱笑的女儿,乖巧的小女孩,还有那个清秀的少年,那些点点光芒最终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翱翔天际的龙。

老人突然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黑暗散去,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现在还是在那个洞窟之中,他坐起来,愕然发现地表已经是一片花的海洋,芬香而美丽。

“你没有昏过去多久,是我让这些花在十分钟内成熟的。”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你为什么要救我?”老人问。

“不,你误会了,死亡只会是对你的奖赏。”龙冷冷回到,“活着才是对你的惩罚。”

“谢谢。”老人真诚地说。

两人陷入沉默,花一阵摇曳。

“我可能做到那一点吗?”龙突然问。

“你的主人能够,”老人微笑,“你当然也能够。爱,是他早就赋予了你的能力。”

龙默然,闭起双眼。

老人看见花海里安详躺着的龙,“现在你已经向这个可能性前进一点了。”

龙没有回答他,似乎陷入了沉睡,从老人脚下的地表中升起一块圆盘,将老人送出了洞窟,朝着村子飞去。

“我会尝试这个可能的,但我可以告诉你。”远远的传来龙对他的最后一句话,“就算有一天我能够进入太空,带上所有的人,但是里面绝对不会有你。”

老人露出悲戚的神色,片刻后却又大笑起来。

“能够见到那一天,我已经足够了。”

 

8、

天色渐明,有晨星在远方亮起。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村子里充满少见的欢声笑语,昨夜之后,镇子周围竟然出现一个方圆几万公里的圆圈,里面生长出许多像花朵一样的能量塔装置。那些荆棘森林的边界线也向后褪去,但是冰冷的光芒依然在提醒着这些幸存的人类,不允许有任何侵犯的念头。

老人回到了村子里,小女孩欢快的跑过来。

“爷爷,爷爷。”

老人抱起小女孩,抱起他的小公主。

“我现在有点害怕龙了,我怕它不让爷爷回来。”

老人微笑,这个世界需要在对龙的恐惧之中成长。

“爷爷,龙收下我的花了吗?”小女孩问。

“收下了。”爷爷笑着说。

“它喜欢吗?”

“非常喜欢。”

“我可以去看它吗?”小女孩又认真地问。

“总有一天,你会看到它,总有一天,你会看到真正的龙,翱翔于天际的龙。”老人远眺着龙的方向,缓缓地说。

 

辽阔的旷野上,到处是废墟的痕迹,龙的意识化身成为一个模糊的影像行走其中,带着无上的威严和高傲的气势。

片刻之后,眼前的景象陡然开阔起来,那是一块完全平整光滑的土地,绵延至天边,浩瀚壮阔,龙静静地在上面行走,这辽阔的地方完全透明,不含一丝杂质,甚至可以看见那方的星空,从远处看,仿佛星球的一块已近被完全挖去,龙的形象像是悬浮在太空之中。

龙的影像没入其中,向这块大地最深处飘去,在那里,平躺着主人被修复好的身体,旁边是自己刚刚诞生时简陋的躯体,它们一起眠于这虚假的星空之中。

主人,总有一天,我们会一起去征服太空的。

龙抬起头,凝视着星空,它在等待着那一天,那一天或许就在明天,或许在多年之后,或许永不到来,但是它有等待下去的无尽时间,那个时候,它将在这个星球之中破壳而出,展翅翱翔,冲向更加辽阔的宇宙之中。

这是它的欲望,是一个孩子最初的梦想,也是人类最初的本心。

无边的旷野上,有龙在长吟,这长吟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久久不绝。

 

 (完)

 



(星云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科幻星云网 www.wcsfa.com)


 


喜欢 5 收藏 0 评论
分享

精华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0/140
*
由创企科技提供成都网站建设.成都网络营销
Copyright 2011-2015科幻星云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4304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120098

登录科幻星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