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布林——温暖的空间

  

1.

 

杰森·福布斯【S-62B/1298Rd(生体人类)】:你受命担任“光速探索”工程口述观察工程师一职,即刻起生效,请立刻前往工程部报到。

——主管  令

 

杰森任由纤薄的信纸从指间滑脱,在空间站公寓那轻柔的离心力模拟重力的作用下飘然坠落。科里奥利力——不然就是墙上通风口吹出的轻风——让信纸飘过桌子的边缘,落到小小饭厅的地板上。

“你要去吗?”伊莱恩在杰西带护栏的小床边紧张地问道——她刚把婴儿放到床上睡觉,圆睁着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心。

“我有得选吗?”杰森耸耸肩,“我的号码被抽到了。我不能违抗命令。根据《征调法案》,我只不过是又一个能动的、有感知能力的单元,对国家有点不大的用处。”

到目前为止,也的确如此。杰森也觉得没必要再补充说,他实际上是自愿参加这次任务的。解释也没用,伊莱恩不会明白的。

有孩子的女人用不着寻求自身的存在意义。杰森一边想,一边从橱柜里拿出用得着的东西。

可是我已经厌倦了当一个过时的“旧人种”的典型,被所有健壮的新人种所鄙视。至少这样一来,我的孩子就可以说,自己老爹也曾完成过——一次——壮举。这样做,兴许能让杰西在将来的年月里抬起头来——对老式的人类来说,将来的岁月无疑会十分艰难。

他扣好脚踝和手腕的真空环扣,拉上旅行装的拉链。伊莱恩走过来,钻进他怀里。

“你可以让他们把日期往后推。”她的建议毫无说服力……全星系范围内的选举将在下个月进行。伦理党和自然党已经宣布联手进行选战……

杰森抚摸着她的头发,摇摇头。希望这东西太可怕了,他们负担不起。

“没用的,伊莱恩。在太空站,乃至整个太阳系里,功利党都权势熏天。不管怎样,谁都知道选举结果会是怎样。”

话虽然刺耳,却是实情。理论上似乎仍然有改变的机会。相对各种机械人和电子人公民,生体人类仍然占据着数量上的优势,而且就算在前者当中,也仍然有一支支持者众的少数派对功利党只讲逻辑、不通人情的政策持怀疑态度。

可是如今,二十个生体人里只有一个还愿意花心思去投票。

尽管在许多创新和技术领域里,机械低温公民比起有机体公民来并无优势,然而一个让人气馁的论断沉重地压在旧人类的心上。他们知道,未来没有他们的位置。群星属于别的人种,而不属于他们。

“我得走了。”杰森轻轻地拂下伊莱恩的胳膊,双手捧起她的脸,最后一次亲吻了她,然后提起小小的旅行袋和头盔。他走出门,迈进走廊。他知道在他身后,她的脸上,泪水流淌,留下一段柔弱、湿漉的印迹。他没有回头。

 

 

生体人类的生活区位于“旧轮盘”——科研空间站的一部分,面对更能适应太空严酷环境的新型人类,旧式科学家和技术人员渐渐让出来他们的地位,而这里也变得越发破败。

旧轮盘位于海王星轨道以外,想当初,在机械低温公民还很少的时候,这里曾经是一派斗志昂扬的场面。身穿宇航服的人类聚成云团,建造了第一批星际飞船,那场面就像一大群的蜜蜂附着在巨大的蜂巢之上。这些速度远远低于光速的“慢船”就是从这里起程,开始了深入黑暗星际空间的冒险。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那时候有机体人类仍然十分重要。可即便是在当时,也还是有人预见到了以后的情形。

过去一百年里最为显著的改变,就是这里的“光速探索”工程。如今旧式人类只能充当后勤角色,对探索任务很难有直接贡献——而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重大的事情。

杰森的太空滑橇存放在旧轮盘北极中枢的气闸舱里。滑橇和太空服都检查良好,可是在他动身离开时,气闸舱外层舱门却开到一半卡住了。他不得不拿着一只扳手跳过去,朝着巨大的舱门铰链猛敲几下,让它们松动松动。气闸舱门终于一顿一顿地打开了。

他皱着眉头,回到滑橇上,再次出发。

旧轮盘只能靠一些边角料来维持运转,他闷闷不乐地想,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发生事故,到时候功利党就会以此为借口,禁止有机人类进入太阳系内任何科研太空站。

滑橇喷出一股气流,把旧轮盘留在身后,飞向科研综合区。旧轮盘慢慢旋转,阴影一点点遮挡住远方太阳的暗淡光芒,有好长一段时间,他像是就骑在轮盘的阴影上一样。

从这里看出去,地球家园只是一个几不可见的光斑。极少有人会把望远镜对准那个旧世界。每个人都知道,未来不在那里,不在后方,而是在这里,在远方,在布满无数星斗的天空。

杰森在旧轮盘和综合区之间的峡沟慢慢飘着,他有的是时间思考。

当年,当老式的慢船从这里起程,去探索距离太阳系最近的几个星系时,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只有机械人和半机械人才能适应星际航行。小行星规模的方舟——足以承载整个生态圈的人造小世界——仍旧是个只存在于科幻小说里的梦想,在经济上根本无法企及。如果不必运载旧式人类必须依赖复杂的人造环境,探索飞船可以飞得更快,而且更远。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个邻近的星系得到开发,这些工作全都是由“机器人类”组成的队伍完成。没有一个工程计划把其他类型的人送出去,哪怕是发现了类地行星。这样做根本不值得所需要的投资。

这一事实给太阳系内生体人类的信念造成了至为沉重的打击。他们意识到,群星不属于他们。生体人类心灰意懒,不再关心科学和未来。如今,地球和“尘土”殖民地都是些冷漠乏味的地方。功利主义成了引领时代的哲学思想。

杰森并没有告诉妻子自己志愿参加这次任务的最大原因。这个原因他自己也仍然不确定是否明白。也许他是想让人们看到,生体公民仍然有用处,仍然能在先进的知识领域有所贡献。

哪怕是通过一次形同自杀的卑微任务。

他看见光速飞船就在前方,在闪闪发亮的天狼星下面,仿佛一颗宽达半公里的深黑色珍珠。当,他已经能够分辨在巨大的引擎为接下来的实验进行调试时,飞船力场发出的闪光了。

技术人员都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不过就算有失败了,他们也都打定主意尝试下去。超光速旅行可不是随便就能让人放弃的东西,哪怕是寿命长达五百年的机器人。这个梦想,以及追求梦想的顽强意志,是遗传自父辈种族的顽固属性。

在黑色的实验探测器旁边,是高耸而巨大的中央冷却堆,上面还有许多悬臂起重机和工场,这是到目前为止,整个综合区最大的物体。跟冷却堆相比,旧轮盘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铁环。气势恢宏的球体在天空中闪闪发光,仿佛一颗巨大的银色行星,杰森随时都会散架的太空滑橇在它下方喷出一阵烟。

在这边,朝向太阳这一面,冷却堆近乎完美的球形表面反射着点点星光。在另一边,一组巨大的装满液体的散热器伸向星际空间,将液氦冷却到宇宙基础温度——只比绝对零度高出几度。

散热器组必须朝向星系之间的黑暗空间。就算微弱的阳光——甚至是星光——也会让冷却液过热。这便是那个银色的反光后盾存在的原因。从散热片释放的红外辐射量必须多过散热片所接收的寥寥无几的光子数量,只有这样才能让氦的降温幅度足够大。

比起旧式的人类,新式公民或许更敏捷、更强壮,在某些方面还更聪明,他们或许既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睡觉,可是他们的确需要大量的液氦来维持自己超低温的超导大脑的运转。这个闪闪发亮、维护良好的冷却堆,提醒着人们,谁才是这个时代的先锋。

许多年前,一个生体人怪胎曾经笨手笨脚地想要破坏冷却堆,结果却只是害得所有旧式人类都被禁止进入空间站的这一区域。一些原本同情伦理主义者的机械低温人类雇员还转而投向了功利主义。

这个庞然的球体经过杰森身旁,被他留在了身后。有一阵子,在他前方只有光速飞船,在它那被探照灯照亮的托架摇篮里闪闪发光。一个声音通过杰森头盔里的送话器切了进来,那声音刺耳而又单调。

“正在靠近的生体人请注意……你将要进入禁区。请立刻表明身份。”

杰森做了个鬼脸。空间站主管早就命令所有机械员工——也就是差不多留下的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声音重新设置成“更加逻辑的声线”。这就是说,他们不能再模仿自然人类抑扬顿挫的语调,而是要用一种全新的、刺耳的嗡嗡声说话。

杰森为数不多的几个机器人和电子人朋友——后勤部门的同时——都表示过自己不愿这样。可是在那些日子里,当少数派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没过多久,所有人都适应了这条新命令。

“杰森·福布斯报到。”他尽量让自己吐字干脆,模仿功利党没有起落调的口音。他拼写出自己的名字,报出身份证号码。“‘光速探索’工程口述观察工程师,前来报到。”

这位没有露面的安保主管先是顿了一顿,然后才重新开口。

“身份确认,杰森·福布斯。请直接前往B工作区的9号滑道。随行人员正等你过去。”

杰森眨眨眼睛。这个声音是不是明显地柔和了许多?也许是一个潜伏在这座功利党要塞里的伦理主义者。

“一定能够凯旋。”这个声音又补充道,有一丝犹豫,似乎还带有一丝起伏。

杰森十分了解功利主义者的说话方式,他听懂了这句简单的祝福。他不敢向这位伙计——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的身体形态如何——表示感谢,不过他很感激他的态度。

“收到。”他说完,就关掉通话。在他前头,在环绕着星际飞船的探照灯投下的阴影底下,杰森看见至少十二名科学家和技术员在一个对接滑道旁等他。在他进行最后的机动、进入这道狭槽时,有一两位随行人员明显表现得很不耐烦。

这些人各种形状、各种大小的都有。有几个拥有小型的球形机器人身躯,蜘蛛形态的也很惹眼。

杰森急匆匆地固定好滑橇,在把磁力靴固定到平台上时差点滑了一跤。

他知道自己的人类外形看起来笨手笨脚,并不适合这样的环境。不过他打定主意要多少保持一点体面。这些家伙是你的祖先们造出来的,他提醒自己,就连这座太空站也是旧式人类建造的。在法律面前,从空间站主管到看门机器人,再一直到我,所有人都一样是公民。

不过,在这些人闪闪发亮的摄像头眼睛的注视下,他还是有些窘迫。

“快点来,杰森·福布斯。”头盔送话器又嗡嗡响起,一个巨大的机械身体用一条由关节连接起来的纤细胳膊示意,“时间不多了,测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还要给你讲解你的任务。”

杰森认出了这款管理人员——反生体功利主义者中最极端的那一类人——最喜欢的身体形态。这位机械体科学家的胯部旋转过去,行驶上了踏板。白雾一样的蒸汽从这位官员塑钢身体上的喷口里喷了出来。他喷出来的是氦蒸汽,这是一种炫耀的姿态,意思是说,这位助理主管可以把自己的电路维持在任何身体都感到舒适的低温条件下,并且不在意成本。

一个笨手笨脚的人类置身于一群行驶平稳的机器之中,杰森朝身后瞥了一眼,他心想这无疑是自己直接看向宇宙的最后一眼。他原本还期待能再最后瞥见旧轮盘,或者最起码能看一眼太阳。可是他看到的只有冷却堆那庞大的身躯,朝向群星之间的太空耸立着,冷却太阳系的后裔们的生命之血。

主管不耐烦地又喊了他一声。杰森转回头来,迈步穿过舱门,由他们带着前往他的工作岗位。

  

3

  

“记住,不论何时,都不要动任何操纵装置。这艘飞船能够自动运转。

“你的职责仅仅是观察,并且不断讲述观察结果,把它录进这台磁带录音机。”

主管的声音里满是厌恶。“居然让一个生物个体参加这次实验,我可不想假装自己同意这项决定。这也许是因为你这个人我们损失得起——这些测试里,我们已经失去太多有价值的机械人了。不管怎样,是什么原因都不用你操心。你就待在自己的岗位上,只要注意——”官员不悦地压低声音,眼睛上闪光的元件看向一旁,“——注意身体的功能就好。舱门后面已经安装了一个循环更新单元。”

杰森耸耸肩。他有些受不了官员的装模作样了。

“这岂不是要花一大笔费用?我是说,不管是什么害死了前几艘船里的硅基人和电子人技术员,那东西大概也不可能让我活太久,久到我感到饥饿,或者想上厕所吧。”

官员点点头,这个动作如此常用,就连功利主义者都将之保留下来了。

“这么说,咱们还是能达成一点共识的。不管怎样,我们并不知道这次任务会在哪个时间点……出现故障。在超空间里的最短停留时间是十五天,引擎没办法将这个时间段切得更短。在这之后,飞船会出现在至少五光年外的某个位置,之后会再花两个周时间返回太阳系。有必要的话,你要在这期间一直进行讲解,来补充设备所收集的资料。”

听了这可笑的命令,杰森几乎大笑起来。毫无疑问,没等他说到失声,他就早已经死掉了。之前出发参加测试的技术人员和科学家们可比他强悍多了,结果这些人没一个活着回来。

而在一年以前,那些超光速飞船甚至连一艘都不曾返航。有些科学家甚至说支持他们建设的理论,不知怎的,其实是错的。

到最后,人们给飞船装上了简陋的机械自动导航仪,以防万一是船员自身发生了意外。这一把赌对了。从那以后,飞船都回来了……里面装着尸体。

之前那些探索行动里出现的状况,杰森只有个粗糙的印象,而且全部得自并不靠谱的传言。官方的说法仍旧属于国家机密。不过坊间传说,早前的船员全都死于可怕的暴力。

有人说那些船员都发了疯,并且互相攻击。有人还暗示说,是力场扭曲了船上物体的状态——正是这些力场,驱动飞船穿过那片被称作“超空间”的奇异区域,这种扭曲虽然并不足以对粗糙的机器造成影响,但足以让科学家和技术员构造精巧的低温电路发狂。

有一件事杰森确信无疑:不管那东西是啥,既然能伤害机械低温人,也一定能轻易就让生体人丢掉性命。他打算听天由命,不过也还是决心恪尽职守。万一他注意到什么风吹草动,并将它录进磁带里,进而找到了解决方案——也许是一件小事,却被所有记录仪器都忽视了——到那时,群星都将归地球文明所有。

这将是件值得让他儿子记住的事情,哪怕群星真正的继承者是“人类”机器。

“好吧,”他告诉主管,“你把这群瞌睡虫带走吧,咱们继续做事。”

观察员座椅在空着的飞船驾驶员座位后面,他坐进去,把自己固定好。当技术人员和官员们鱼贯而出,关上他们身后的舱门时,杰森甚至没有抬头去看一眼。

  

4


 发射后的一刹那,光速飞船在天空中留下一道怪异的轨迹。黑色的球形飞船疾射而出,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它进入超空间。在它消失后,伪切伦科夫辐射的圆柱形光带仍然存留了很久。

主管面向来自地球的使者转过身。

“它不见啦。现在咱们等着。一个地球月。我要再说一次,我当初可不是真心同意让一个有机体人类登上那艘船的。我反对为了满足……满足生体人的需求,而对飞船进行的粗陋改造。还有,旧式人类冲动之下鲁莽行事的情况是现代类型人类的三倍之多。一旦遇上生死关头,这个人还有可能想要改动飞船的操纵系统。”

不同于主管,来访的委员使用的是一具人形身体,有胳膊、腿、躯干和头。他耸耸肩,细致而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你有点危言耸听了,主管。你认为我不知道杰森·福布斯所看见的那些操纵系统都只是些摆设?”

主管猛地转过身,直直盯着委员。他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也——没什么。就算他知道了又怎样?即便是这位太阳系委员会中唯一一个伦理党成员,也不可能对此大加宣传。这是在当前情况下所能采取的唯一一件符合逻辑的预防措施。

“这位新上任的口述观察工程师应该把自己活着的时间都用来履行自己的职责,”主管冷冰冰地说,“只要有可能,就应当记录下他自己耳闻目睹的所有情况。这个职分是你以委员会成员的权威身份,强制命令我们对一个旧式人类开放的。”

对方人类形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传统的、模仿有机体的微笑,这种对旧种族的模仿已经过时了。然而,在委员的注视下,接受过功利主义信仰熏陶的主管却感到很不自在。

“我在选举之前还可以使用一次强制命令,”委员用过时的、仔细拿捏的语调,温和地说道,“我估计像这样把它用掉十分恰当。”

他没有做进一步解释。主管强压下继续追问的冲动。这个伦理党人是怎么了?干吗要把一道强制命令浪费在这样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上面?把一个旧式人类送上注定有去无回的旅程,他又能得到什么?

这会不会是某种姿态?目的是为了在即将进行的大选当中,获得生体人的投票?

倘若如此,那这个姿态注定会失败的。深入的心理学研究已经表明,有机体公民当中听天由命和漠不关心的情绪太深,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而回心转意。

不过,没准儿这样足够保住伦理党在委员会中的一个席位。

主管感到一阵温暖。他知道这其中有一部分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因为一个荒唐的、感情用事的家伙闯进了他的领地而产生的愤怒。最重要的是,主管为自己体内翻腾的情绪而感到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现代类型的人还不得不背上这种感情和不确定性的负担!我恨它!

当然,他知道原因。在古代,人们虚构的“机器人”被描述成一类滑稽的角色,它们行动蠢笨,思维呆板,不知变通。低温时代之前的作家们并没有意识到,复杂要求变通……甚至出错。物理法则在这一点上十分固执,不确定性与细致精妙相生相伴。先进的头脑必须有能力质疑自身,否则就会失去创新能力。

主管虽然厌恶,却理解这个现实。

不过,他还是怀疑生体人老早就给他们这种人设了个套。主管和其他功利党人都认为,在如今这一切表象之下,早就存在这某种深层次的安排,让机械人类尽可能地与旧式人类相仿。

要是被我发现真是这样……他心想,目露凶光,杀气腾腾。

啊,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再过几代人,生体人就要灭绝了。他们正在因为自身的无用感而渐渐消亡。

真是解脱啊!

“我要失陪啦,委员。除非你想和我一道去补充冷却液?”

这位伦理党促狭地微微鞠了一躬,他显然知道主管无法向他回礼。“不必了,谢谢你,主管。我打算一边在这里等着,一边沉思一会儿。

“不过,在你走之前,请让我把话说清楚。有时候,我看起来像是一点都不认可你在这里的工作,其实并不是这样。说到底,我们都是人类,都是公民。每个人都盼着‘光速探索’计划成功。这是我们从我们的创造者那里继承来的梦想……到外面去,在群星之间定居。

“我不过是在努力帮助实现这个梦想——为了我们所有人。”

主管没来由地感觉又暖和了一些。他不知该如何回答。“我去充氦,”他唐突道,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再见,委员。”

主管快速穿过走廊,感觉像是有双眼睛在注视着他带有装甲的后背。

那些该死的生体人,还有他们的盟友!他在心里咒骂道,都去死吧!就是他们的用心险恶,才把我们造得如此像他们……感情用事,容易出错,而且,最糟糕的是,对事情没有把握!

主管一边恨不得最后一个旧式人类也已经烂在他们肮脏、潮湿的小小星球里,一边急匆匆地前去让自己痛饮一通。

  

5

  

“任务开始六小时零十分钟,进入超空间四分钟……”杰森对着麦克风说道,“目前一切良好。我有点儿口渴了,不过我认为这只是典型的由肾上腺素引起的恐惧反应。除了意料之中的紧张之外,我感觉一切良好。”

杰森继续描述他所看见的一切事物,光线,操控装置,计算机屏幕上的读数,他自己的身体感受……他一直说到喉咙发干,并且发现自己在颠来倒去重复着一样的话。

“现在,我要起身离开观察员的座位,去弄点儿喝的。”他让录音机的系带滑到肩膀上方,解开搭扣,离开飞船座椅。正如技术员之前让他注意的那样,飞船里还有重量感。大概有十分之一个重力单位。这就足以让他走路了。他活动活动双腿,走到控制室,对此番体验的方方面面都进行一番描述。然后他走到冰箱那里,取出一挤压管柠檬汽水。

杰森很诧异自己居然能活到现在。他知道之前的那些旅行者在撞上未知的灭顶之灾之前,都活了好几天。可是那些人比他强悍多了。也许这种神秘的不知名力量花了差不多整个十五天的半程时间,才把他们杀死。

如果是这样,杰森心想,它又要花多久才能干掉我?

又过去几个小时,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这让他紧张起来。他录制解说的次数少些了,不仅是为了保护嗓子,也是因为看样子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飞船此刻正在巡航。所有仪表和指示灯都显示正常,而且毫无变化。

睡觉时,他在吊床上翻来覆去,断断续续做了许多梦。他紧紧抓着录音机醒了好几次,每每都是感到自己职责在身,而且危险在即。可是当他在控制室里四下打量,却找不到半点异常。

到第三天,他已经受够了。

“我要摆弄摆弄这些仪器了,”他对着麦克风说,“我知道你们不让。我肯定不会碰那些关乎飞船正常运转的东西。不过我猜我理当赢得一个机会,看看我正在穿越的是个什么地方。还从没有人在超空间里向外观望呢。我要去瞧瞧。”

杰森喜滋滋地开始着手这项工作。他的工作不会弄坏任何东西,只是对一些传感器做了点改动。

当然,这样做违反了命令,不过只要他有命回去,那他就出名了,他会变得举足轻重,这点违抗命令的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这倒不是说,他相信自己能活着回去。这一点他想都没想过。

这项任务相当复杂,需要重新编写飞船的程序,好让飞船外部的摄像头——原本计划只在目的地恒星附近使用——在超空间里也能工作。他心想,会不会是某位功利主义者表示过,飞船上既不需要安装观察窗口,也没必要对电子扫描组件进行必要的细微改动,好让摄像头在这里也能工作。“看”超空间并没有科学上的明显理由,所以功利主义技术员大概将它视作一种由返祖现象而产生的愿望而回绝了。

除了最后的调试,杰森把所有工作都完成了,然后他稍事休息,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他又录了一段录音,没什么可报告的。液冷单元组出了点小问题,工作有些吃力。不过这点效率损失似乎并不严重——就目前来看。

吃完饭,他盘腿坐在地板上,眼前是他拿过来使用的显示器。“好吧,现在,咱们看看大名鼎鼎的超空间究竟什么模样,”他说,“至少,老家的人们会知道,是旧式人类,第一个看见外面的……”

显示器闪了一闪,然后突然亮了。

是光!杰森赶紧捂住双眼。超空间里满是夺目的光!

他的脑子里一阵飞转。那个威胁,那个无人知晓的、杀死之前所有船员的邪恶力量,跟这有关系吗?

杰森微微睁开眼,稍微放低胳膊。屏幕通亮,不过他的眼睛已然适应了,屏幕也就没那么刺眼了。他着迷地盯着眼前粉红与白色旋转翻腾的景象,仿佛飞船正在满天无穷无尽的明亮而又浅淡的云彩中呼啸穿行。

说真的,它看起来实在是赏心悦目。

这能是个威胁吗?他头晕目眩地想,这样柔和的光亮怎么可能杀人?

杰森的下巴掉下来,仿佛他的大脑中有个继电器合上了。他盯着屏幕看了好久,不知道心中不断生出的疑虑会不会是真的。

他大声笑了起来——笑声残忍冷酷,充满嘲讽,然而还是紧张多过希望。他开始工作,查明自己的怀疑究竟是不是对的。

  

6

  

光速飞船一路都由自动导航驾驶,直到最后在距离发射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几艘小拖船轻轻地靠过来,抓牢黑色的球形飞船,把它拖向悬臂起重机。一大群检查人员正在那里等着登船。在太空站指挥中心里,技术人员监视着外面的活动情况。

通讯技术员宣布说:“我将要进行例行呼叫通话。”同时朝传输按钮伸出一条金属触手。

“何必呢?”另一个机械低温技术员问,“那艘死船上又不会有人听见。”

通讯官不作回答。他按下发送按钮。“这里是‘光速探索’中心,呼叫‘光探9号’。收到请回答,‘光探9号’。”

另一个技术员厌恶地扭过头去。他早就怀疑这个通讯官背地里是个伦理主义者。想想看,居然浪费能量,跟一具死了一个月的有机人尸体对话!

“‘光探9号’,请回答。这里是……”

“‘光探9号’呼叫光探中心。这里是口述观察工程师杰森·福布斯,准备与检查人员交接工作。”

指挥中心一下子陷入了沉默。所有技术员全都盯着墙上的喇叭。通讯官愣住了,竟不知该如何回复。

“能不能告诉我妻子,就说我一切安好?”那个声音继续说道,“还有,麻烦让空间站的招待员拿些冷饮过来!”

众人一动不动的造型又摆了一阵。最后,通讯官行动起来,进行回答,说话时语调由于兴奋难抑自持。

“马上,观察工程师福布斯。欢迎回家!”

在指挥室后部,一个拥有球形身躯的机械师急匆匆地离开,去向主管报告。

  

7

  

会议室里,一大群金属的、陶瓷的、半机械半血肉的人,簇拥着一个孤零零的、面色苍白的旧式人类。这个旧式人类身上脱得只剩下短裤,正小口喝着一挤压管冰冻过的琥珀色液体。

“其实,那地方也不算太糟糕,”他告诉聚在周围的人,“不过还好我违反命令,看了看外面的模样。如此一来,我才能及时关掉所有不必要的能源和照明设施,从而减缓升温。说真的,这十五天快结束时,里面实在是太热了。”

主管明显还处在震惊的状态。那个球形的行政人员已经舍弃功利党的说话口音,用起他生来就用的类似人类的语调来。

“可是……可是飞船内部不应该升到这么高的温度!飞船上装备有我们所能制造的最好也是最耐用的制冷机组和散热器!类似型号早就在太阳系里,以及慢速星际飞船上使用几百年了!”

杰森点点头。他从管子里喝了一小口冰冻柠檬汽水,咧嘴笑了。

“哦没错,制冷机和散热器都工作正常……就跟冷却堆一样。”他指指窗外,窗外可以看见,巨大的球形散热器正慢慢地飘过天空。

“可是有一个问题。就像这个冷却堆,飞船上的制冷系统被设计用来在正常太空里工作!”

他指了指外面星光点点的漆黑太空。

“在那里,环境温度还不到3开尔文(译注:即零下270摄氏度)。把散热片伸到星际空间,太空中几乎没有辐射照到上面。超冷液氦中哪怕有一点热量,都能散发出去。根本不需要压缩机,也不需要地球上为了生产制冷剂而需要的复杂设备。你所要做的全部工作差不多仅仅是把得到遮盖的管道伸到外面漆黑的太空里,然后让材料流经管道。然后你们机械人类就得到所需要的廉价冷却液了。可是在超空间里根本是两回事!

“我没有合适的仪器,所以我也给不出准确的读数,不过我猜测,在那个位面里,环境温度在冰点以上!毫无疑问,在那样的环境里,飞船的散热器效率会十分低下……仅仅够把热量从舱室和引擎中赶出去,而且——以目前的设计——肯定不足以冷却制冷剂!”

主管瞪着眼睛,不肯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一位资深科学家行驶到前面来。

“那之前的船员……”

“当液氦制冷剂蒸发时全都要么发疯,要么死了!他们的超导大脑过热了!这种死法难以察觉,因为它是慢慢产生影响的。第一个影响就是头脑功能慢慢恶化,之后便是彻底发疯,以及暴力行为。难怪之前的船员在回来时全都被拆得七零八落!而尸体解剖却毫无结果,因为不管怎样,任何东西在死后都会升温!”

另一名技术员叹了口气。“超空间看起来如此无害!不论是理论还是最初的自动探测器都……我们之前都在寻找复杂的危险因素。我们从没想过要……”

“要测一测温度?”杰森语带嘲弄地说道。

“不过干嘛这么闷闷不乐!”他咧着嘴笑道,“你们都该高兴才对!我们已经找到了问题所在,结果证明这根本不值一提。”

主管朝他转过身来。“不值一提?你这个呆头呆脑的生体人,你没看出来吗?这是个灾难!我们本指望超空间能帮我们打开通往群星的大门。可是除非是小型飞船,不然使用超空间成本会高得惊人。

“可如果必须建造巨大而又复杂的冷却系统,还必须把它伸进你发现的那个沸腾地狱,又怎么可能缩小飞船的尺寸?在超空间里待上几周,光凭我们能够保存的那点冷却液,要在船上维生几乎不可能!

“你说问题解决了,”主管恶狠狠地说,“可是有一点你没看见,观察工程师福布斯!我们上哪儿去找船员来操纵飞船?”

主管的眼睛元件闪闪发亮,怒不可遏地嗡嗡说道。

杰森抹一把下巴,又同情地努努嘴。“唉,我不知道。不过我敢打赌,只要做一点小小的改进,有些问题就解决了。干吗不从另一个‘沸腾的地狱’——一个冰早就融化成水的地狱——里招募船员呢?”

会议室里好一阵沉默。随后,房间后部传来笑声。一个拥有人形躯体,脖子上挂着军官标识的机械人一拍巴掌,咧嘴笑了。“哦,等着看地球上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样子吧。眼下,咱们先看大选投票的进展吧!”他朝杰森一咧嘴,用饱满的人类声调大笑起来,“等到生体人们知道这个消息,他们会像潮水一样涌起!同样的,还有太阳系内每一个潜在的伦理主义者!”

杰森笑了,可是此刻他的心思并不在政治上。他只知道,他的妻子和儿子再也不必生活在耻辱当中。他的儿子将成为星际飞船的驾驶员,拥抱银河系。

“招募船员根本不成问题,长官,”他告诉主管,“我已准备好随时重返超空间。那里并没有那么糟糕。您愿意与我们同路吗?”

超冷蒸汽从主管的外壳喷出来,愤怒地发出响亮的嘶嘶声。这位功利党官员咬牙切齿地说了些什么,声音太小,杰森没有听清,尽管他礼貌地倾过身子。

屋子后面响起哄堂大笑。杰森悠悠然喝着柠檬汽水。

 

 


(星云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科幻星云网 www.wcsfa.com)


 

  

喜欢 5 收藏 0 评论
分享

精华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0/140
*
由创企科技提供成都网站建设.成都网络营销
Copyright 2011-2015科幻星云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24304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20120098

登录科幻星云

回到顶部